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寻唐 第三百零三章:成婚

第三百零三章:成婚

    大将军府外,长长的红地毯从大街之上一直延伸到府内举办婚礼的大厅,李泽与柳如烟各执着红绸的一端,在红毯之上缓缓前行,在他们的后面,一对粉妆玉琢的童男童女各提着一个红绸裹着的花篮,不停地将内里的五谷杂粮抛洒在红毯之上。

    充当司仪的章回,今日却是将满脸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亦穿上了正式的礼物,喜笑颜开的大声吟唱着:“玉凤抬足迈盆火,凶神恶煞两边躲。喜从天降落福窝,好日子红红火火!”

    李泽与柳如烟两人双双跨过了火盆。

    横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马鞍。

    “一块檀香木,雕成玉马鞍,新人迈过去,步步保平安。”章回的声音再度响起,一双新人又跨过了面前的马鞍。

    “有吃又有穿,一代胜一代,一撒金,二撒银,三撒新人入厅来。”

    李泽与柳如烟跨过了眼前的米袋子,走进了婚礼的大厅。

    繁杂的婚礼程序,让李泽犹如一个木偶一般,任由着今日的司仪章回摆弄着,说起来李泽虽然博览群书,但对于唐代的婚式程序却是一无所知,因为他自从清醒过来之后,所思所虑,先是生存下来,再就是好好地生存下来,现在则是考虑着怎么强大起来改变这个世道。

    婚礼什么的,完全不在他的考虑之列。

    但好在,如今他的地位,也不需要他再考虑之些,所有的一切,都有人替他想到,做好,他要做的,就是做好今天这个新郎罢了。

    而司仪章回,更是大名鼎鼎,能请到这样的人来替他主持婚礼,使得李泽婚礼的格调,立时便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因为有了章回,即便是这长安城中,对李泽这样的军头没有多少好感的大儒清流,也不得不来应个景,送上一份礼物,或是字画,或是诗歌,然后喝上一杯喜酒,当然,这不是给李泽面子,而是给章回的面子。

    李泽终于听到了章回的大嗓门喊到了他期盼已久的几句话。听到这几句,李泽知道,这场婚礼终于进行到尾声了。

    一箭射天天赐良缘,

    一柄缠着红绸的弓,一支去了箭头的羽箭递到了李泽的手中,李泽弯弓搭箭,啉的一声,箭支飞上了高空。

    一箭射地,地配一双。

    再次弯弓搭箭,虚虚地射出了一箭插在厅外的地上。

    三箭射洞房,三箭定乾坤。新郎接新娘入洞房。

    在满堂宾客的善意哄笑声中,李泽牵着新娘子,在一众仆妇的前拥后护之下,向着洞房走去。

    身后传来了章回的声音:“诸位,请入席,美酒佳肴,尽情享受。”

    柳如烟端坐在喜床之上,李泽站在屋中间,一时之间不知要做些什么才好,直到一个仆妇奉上一根喜杆,笑道:“请姑父为夫人挑喜帕。”李泽这才反应了过来。

    接过喜杆,微笑着走到柳如烟跟前,喜杆缓缓地伸到喜帕之下,微微一挑,看到的却不是柳如烟的如花俏脸,却是一柄团扇,将一张脸遮去了大半,只剩下一对大大的眼睛和额头在外面。

    李泽先是楞怔了一下,好在马上反应了过来,想要新娘子放下团扇,自己还要吟一首却扇诗呢!

    作诗他是不会的,但好在麾下有章回,公孙长明这样的大佬,倒是早有准备。

    “城上风生蜡炬寒,锦帷开处露翔鸾。已知秦女升仙态,休把圆轻隔牡丹。娘子,请去扇!”李泽笑咪咪地道。

    团扇瞬间移开,出现在李泽面前的柳如烟却是将他吓了一跳,眼前的柳如烟那里还有平日里的那种丽质天生,整张脸被粉妆点的白乎乎的,两团腮红在白色的映衬之下是那样的显眼,更要命的是,两点朱唇之间,也被涂上了拇指大小的一块红痕,在李泽眼中,此时的柳如烟倒如同地狱之中的恶鬼,特别是冲着他一笑,李泽更是身上微微出了一身冷汗。

    唐时的这种妆扮,他委实是欣赏不来。

    “请郎君与娘子饮交杯酒。”所幸的是那中年仆妇此时又适时地端着托盘走了过来,好歹化解了李泽的些许尴尬。

    喝完交杯酒,李泽竭力不去看面前柳如烟那张鬼画符一般的脸,轻笑着道:“娘子还请稍稍休息一会儿,我还要去外面张罗一番。”

    “郎君请便!”柳如烟低声道。

    早些年前,婚礼一般都在黄昏举行,一整套程序下来,早就已是华灯阑珊了,新郎新娘自然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婚礼却大多在清早举行,李泽的婚礼虽然程序繁琐,但此时,也不过刚过饷午时分,当然不能就此洞房良宵,李泽还是要去外面张罗张呼客人的。

    今天长安的重要人物,几乎是齐聚一堂,便连中书门下尚书三省的几位头脑也是齐聚一堂,别人不陪,这几位,李泽于情于理,也都是要去相陪的。

    刚刚走出房门,身后便传来了柳如烟的声音:“谢妈妈,谢妈妈,快打水来,帮我把脸上洗一洗,哎呀呀,痒死了,难受死了。”

    “大娘子,这只怕不妥,郎君会不高兴的。哎呀,大娘子,你别把妆弄乱了呀!”

    “打水来,洗掉!”

    柳如烟的声音甚是坚决。

    听到这里,李泽不由的开心一笑,看来新入门的媳妇,至少在审美一道之上还是与自己有共同语言的,不管她是不是真因为不舒服还是因为看到了自己刚刚的表情而坚决要卸妆的。

    不管今日里来了什么大人物,但酒席之上,新郎官总是最大的,风华正茂的李泽,更是让席间的这些老大人妒火中烧,不禁是因为李泽新婚大喜,更是因为李泽如此年龄便有了与他们相提并论的资格。

    如果是普通官员成婚,他们到场露一个脸,喝上一杯酒便走路,那已经是给了别人天的脸面,但今天这一桌席,他们却是要喝到完席才好走的,不然,可就是对李泽无礼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便是平常不对付的中书令汪书和门下省侍中田令孜,今日也是同仇敌忾,将目标对准了李泽,一圈圈的酒敬下来,不由得将李泽喝得叫苦连天,所幸这些酒不是自家庄子里产出的高度酒,要不然,李泽早就该趴下了。

    酒过三巡,皇帝的赐礼到了。

    一块“天作之合”由皇帝亲笔书写的匾额,被敲锣打鼓地送了过来。说不得,李泽与新妇柳如烟都是要出来谢恩的。

    李泽满面红光,摇摇晃晃倒也不必说了,卸下新娘面妆的柳如烟倒是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目光,便是前来宣旨的宦者也是诧异地多打量了新妇子几眼,倒是让柳如烟后悔不迭。

    这妆卸早了。

    这还没有完,皇帝的使者刚走,太后,皇后的赐礼又到了,比起皇帝只是一块寒酸的匾额相比,太后皇后的刚礼倒是实惠之极,绫罗绸缎,金银首饰,满满的好几挑。

    这样几番闹腾之后,大人物们也都陆续告辞,他们的目的也都达到了,不管是皇帝还是太后的使者,都看到了他们和和气气地在大将军这里喝酒,这就行了。

    送走了这些达官贵人,李泽并没有更轻松,因为酒宴这个时候已经从午时连到了晚上,这个时候还在府上的便都可以称从是自己人了。对待那些达官贵人,李泽还可以能躲就躲,能避就避,但在自己人面前,可就避无可避,闪无可闪了。

    新婚三天无大小。跟随李泽上京的亲卫们,以陈长平和李泌,耶律齐为首的人一一上来敬酒,李泽都是杯到酒干,最后还是章回公孙长明发话,李泽才得以用一杯酒感谢了所有亲卫们的美意,这才得以脱身。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是,是谓人生二大喜事也,不过当李泽踉踉跄跄地在一众人的拥护之下回到洞房之时,整个人都有些些踉踉跄跄了。

    仆妇们笑吟吟地道过了喜,便一一退出了新房,当然,顺便也赶走了房外为老不尊的章回与公孙长明。李泽的部下自然是没有这个胆子听洞房的,这二位平素水火不相容,但在这个时候,倒是结为了盟军,当然,在柳如烟几人彪悍的仆妇的喝骂驱赶之中,也只能讪讪的离去。

    新房之中,大红的喜烛骤然熄灭。

    “呀,怎么这么大?”黑暗之中,传来了李泽有些结巴,却又带着些惊讶的声音。

    “相公,什么大?”新娘子含羞带色的声音响起

    “我是说这里!”

    “哎呀,你捏疼我了。”啪的一声,房内传来清脆的声音。“羞死了。”

    “夫妻敦伦,人伦大道,哪里羞了。”黑暗之中,传来吃吃的笑声。“对了,以后我离开了长安,你可不能穿那样开领的衣服。”

    “为什么,很好看啊,以前我不能穿,以后就能穿了。”

    “以后也不能穿,因为我会吃酣的。”

    窗外,赶走了章回与公孙长明的仆妇们,捂着嘴,笑咪咪地离开了窗户。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