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史上最强狂帝 第三十四章 告诉你,亲我

第三十四章 告诉你,亲我

    第三十四章 告诉你,亲我

    林尘的声音,犹如炸雷一般,久久的在这庭院之中回荡着。

    林啸闻言,那脸色,直接就是如锅底一般黑了下来,他冷哼一声,拂袖道:“林尘,我承认你的实力,在三代子弟之中的确很强,但莫要狂妄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别净给我扯那些没用的,我就狂了,你管得着我?我爹都没管我,还轮得着你管我?”

    还没等林啸说完,林尘直接朗声打断,他擦去嘴角尚的血迹,怒道:“林啸我告诉你,我敬你,你就是我大伯,我不敬你,你特么连屁都不是!”

    可想而知,当林啸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脸色,是有多么的阴沉。

    “好,好,好一个连屁都不是!”

    下一刻,林啸狠狠一拂袖,怒极反笑:“果然是能耐了,几日不见,不仅实力提升的这么快,连性子都是大变了!”

    “那还得多谢大伯,要不是大伯之前派人对我做那件事,恐怕我林尘到现在,也是不会觉悟。”

    林尘针尖对麦芒,冷言道。

    他口中所说,自然便是林啸派林龙、林虎两兄弟暗杀自己那件事。

    一旁,一向敏锐的林苍,自然从林尘这句话中听出了一点什么,眉头一皱低声问道:“尘儿,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都是陈年往事了,不提也罢。”

    林尘却是摇摇头,并没有将林啸给供出来。

    倒不是林尘忌惮林啸,而是他担心,如果林苍真的知道的实情,那肯定会与林啸拼命。

    如果林苍伤势痊愈了,林尘自然愿意看到林啸被林苍暴虐,但,怕就怕两者战斗之中,林苍突然旧病复发,到时候,鹿死谁手可就真的说不准了。

    而且,这是林尘个人的恩怨,他要做的,是自己亲自怼死林啸这个杂毛,借助其他人的力量,那可就不好玩了。

    不过以林苍那敏锐的性子,虽然林尘并没有说出实情,但也是察觉出了一丝端倪,目光唰的冰冷下来,看向林啸,目光所及之处,仿佛便是有着寒气凝聚。

    “说吧大哥,尘儿受伤一事,该如何算?”

    林苍声音低沉,一种隐隐的煞气,自其体内席卷而出。

    林啸面色一沉,他头脑本就精明,怎么能看不出如今的形势?自己这一方,明显处于了弱势!

    林修远不是林尘的对手,自己也不是林苍的对手,林江泉还被林琼盯着。

    如果真的开战,那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三弟你想怎么样?别忘了,我可是你大哥!”

    林啸脸色低沉的提醒道。

    “呵呵,大哥?”

    林苍冷笑一声,笑声之中,充满了浓浓的鄙夷之意。

    唰!

    而在话音落下的那一瞬,林苍的身形,猛地消失在原地,凭空出现在林啸前方,一掌,轻飘飘的拍了出去。

    “这一掌,算是替尘儿还的。”

    林苍的手掌,看似轻轻飘飘,但却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冲到林啸的胸前,咫尺之遥!

    林啸面色大变,想要出手防御,但却是为时过晚。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林啸的身子,直接被拍退出去,整整退后了十余步,每一步,都是在大地之上踩出一道深刻的脚印,最终稳住身体之后,更是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真的是半步气海境!”

    这一刻,纵然是凭借林啸的心性,也是不免骇然了,林苍之前第一次释放出阴阳元力,林啸还以为林苍运气好,是碰巧好释放出来的。

    但是,刚才那一掌,则是带着更加滂沱的阴阳元力!

    用屁股想也知道,如今林苍的实力,确是半步气海境无疑!

    呼。

    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住体内沸腾的气血,林啸面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低声喝道:“老三,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林苍面色仍旧不改冷漠。

    “哼!我们走!”

    怒哼一声,林啸狠狠一拂袖,带着林江泉、林修远,悻悻离开。

    整个庭院,只剩三个人。

    林苍、林尘、林琼。

    微风拂来,倒是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沉默之中。

    还是林琼首先打破沉寂,她妙步走到林苍的身旁,关切的问道:“三哥,你的伤……”

    “好的差不多了。”

    林苍罕见一笑,笑容之中,透露着久违的愉意。

    显然,对于自己伤势的恢复,他也是很高兴的。

    “你伤势怎么恢复的?别跟我说你跟大哥战斗了一次,伤势就恢复了?”

    林琼眨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林苍的伤势,纵然是放眼整个万武王朝,也没有几个办法可以治好,即便有办法,那也是消耗极大,即便将整个林家掏空,都不一定可以治疗林苍。

    而如今,林苍这多年未愈的伤,竟然一下子好了这么多?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林苍闻言,却是笑了一笑,神秘的指了指林尘:“问他吧。”

    “尘儿?”

    林琼柳眉一挑,很是不信的反问:“三哥,你别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尘儿的手笔?”

    林苍没有回话,只是神秘的笑了笑。

    林琼没办法,只好将柔美的目光,放在林尘的身上,一副询问的表情。

    林尘却是微微一笑,坏坏的道:“姑姑你想知道答案?”

    “这不是废话吗?”林琼翻了翻眼皮。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亲哪呢?就这吧。”

    林尘嘿嘿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笑道。

    “臭小子说什么呢!”

    林琼的俏脸,不由自主的红了一红,这小子竟然敢当着林苍的面,说这种话?

    要知道,对于林琼而言,林苍,亦兄亦父,林尘竟然当着自己“父亲”的面,调戏自己?

    这让自己面子往哪搁!

    “哼,不亲我就算了,小时候天天求着我,让我亲你,现在我让你亲亲我,你竟然都不答应,唉,世态炎凉、冷暖自知、人心不古啊……”

    林尘仰天长叹,一副悲天怜人的悲哀模样。

    这下子,林琼的脸颊,直接更红了,面若桃花。

    她恶狠狠的瞪了林尘一眼,一副“等会再找你算账的”如狼如虎的表情。

    林尘表面上是一脸的无辜,但心中却是在大笑:哼,让你上次调戏我,怎么样?现在让老子调戏回来了吧?

    呼。

    深吸一口气,林尘拿出一枚精致的药瓶,正是韩晴给自己的那枚药瓶,里面装有几颗疗伤丹药,虽然丹药的等级,并不如韩天涛给的高,但治疗自己现在的伤势,也已足够。

    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团冰凉的药力溪流,顺着自己的身体缓缓流淌起来,帮助恢复伤势。

    感觉伤势已无大碍,林尘长身而起,看向林苍,笑道:“老爹怎么样,伤势具体如何了?”

    “差不多了。”

    林苍却是给了林尘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闻言,林尘也是没说什么,点点头:“回头再说。”

    林苍也是微微颔首,显然,他也是有许多问题想要问林尘。

    “咦?瑶儿呢,她怎么没出来?”

    忽然间,林尘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问道。

    林苍指了指房间,林瑶正在房间之中。

    “这丫头,都把老爹治的差不多了,还不出来。”

    摇头一笑,林尘迈步,走入房间之中。

    但也就是在下一刻,林尘的眼睛,猛地一瞪,那脸色,唰的变了。

    ……

    与此同时,林啸已是带着林江泉、林修远,来到远处。

    林修远还在昏迷,林啸面色阴沉的给他服下一颗丹药,帮助治疗他的伤势。

    这时,一旁的林江泉开口了:“大爷,如今情势……林尘那小子不知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如今的实力,竟是连地丹境大成的武修者,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而且三爷的伤势爷已恢复,现在是半步气海境,估计不日便会重新回归气海境……”

    “行了,你无需再说,这一切我都知道。”

    林啸摇了摇头,一脸的阴翳:“这一切来的实在是太突然,而且似乎都是与林尘那小子有关,自从上次暗杀林尘失败之后,这小子的性情,变了太多。”

    “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三弟伤势能够被治愈这么多,应该也是林尘的手笔。”

    “如今的我们,虽处劣势,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已经失败,江泉,你不日动身,去请来那个人。”

    林啸声音低沉的说道。

    “那个人?大爷,他可不是……”林江泉面色一变。

    “尽量而为便可,就跟他说我林啸有难了,如果他不来,等待他的,就是我林啸的骨灰了!”

    林啸沉声说道,大有一种“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气魄。

    “是!”

    林江泉心下微微一凛,不再有什么犹豫,当即点头。

    “还有,派人注意我那二弟的行踪,看看他往那边倒,尽量用一些计谋,让他倒向我们这边,即便做不到,也要让他保持中立。”

    林啸又是命令道,最终眸光一闪:“总之,无论如何,这林家家主之位,都是我林啸的!”

    “是!”

    林江泉狠狠点头,话音未落,他便转身奔驰而出。

    望着林江泉离去的背影,林啸双眼微微一眯,袖口中的双拳,越攥越紧。

    “林尘,我倒要看看,此次,你还能给我翻出什么浪来!”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