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英雄无敌大宗师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满盘皆输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满盘皆输

    文明体系不同,发展的道路也不同。

    但不可否认,不管是遗迹的世界,还是梦境世界,以及徐直生存的现实世界。

    每个世界更多的是依靠强大的个人能力在维持稳定。

    当修炼的尽头,双方在能力上甚至难言高下。

    每个修炼体系各有优劣,也各有独到之处。

    熟悉魔法,但被魔法欺骗,徐直也是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

    当时的他刚刚重伤了阿奇莫,又与马林丹苏菲处于极大的实力不对等之中,心中更多的是想着如何脱身。

    夜色的遮掩,内心的思索,让他难以去做更为细致的区分。

    便是被对方一道寒冰击落,当时也以为马林丹苏菲与他有相似的魔法天赋。

    “怎么?你见过另一个我?那个冒牌货?”

    看到徐直的脸色变化,马林丹苏菲急问。

    “是”徐直闷道:“刚刚在那处山坡上见过。”

    “这该死的老东西”马林丹苏菲怒道:“他仿冒我的形象杀了不少人,老子现在脑袋上全是屎。”

    被马林丹苏菲这么一说,徐直舒坦了不少,至少他没被坑的太惨。

    “他体质不强,但手段非常诡异,如果你有能力也可以加入到追杀他的阵营,国会愿意花一千万西流国货币买他的人头。”

    “只要相处过一两分钟,他就能转化成对方的形态,四处搞事。”

    顺着徐直手指向之处,马林丹苏菲话音刚落,身体一跃,人已经急速飞奔而去。

    “转化为对方的形态,搞事,一两分钟?”

    情况全盘符合。

    马林丹苏菲已经踏进了屎坑,如果这个遗民有心,徐直觉得自己也可能步马林丹苏菲的后尘。

    阿奇莫在对方手上会如何?

    徐直觉得阿奇莫是遗民们非常想干掉的对象。

    对方潜藏在后面,很可能是想弄死他,但又难以干掉阿奇莫,才一直追随其后等待机会。

    这是一个很有耐心的追杀者,也是一个变化万千的追杀者。

    如果不是遗民们和外界修炼者之间的语言存在交流障碍,伪装**是极难防范的魔法。

    稍做思考,徐直也是身体一提,迅速朝着星轴方向赶去。

    至少他要确认一下阿奇莫的状态,要是对方死了,一了百了。

    若是阿奇莫被马林丹苏菲救出来,他可以将事情推到遗民头上去。

    万一落个照顾阿奇莫小朋友的机会,也方便继续下点黑手。

    前者有着九成的几率,后者只是一成的可能,但徐直也不得不防。

    “嘿嘿嘿,回不了我的话,你是冒牌货无疑,别以为不用我的形象就认不出你。”

    “老东西,休息休息就该上路了。”

    徐直赶到星轴附近的时候,只听马林丹苏菲爆喝数声,随即星轴附近剑光一阵闪烁,亦伴随着爆炸的声响。

    马林丹苏菲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徐直伸手一夹,一块碎肉顿时摊放在手心之中。

    只是数秒,这块碎肉便开始了迅速的腐化。

    “是阿奇莫尸体。”

    腐烂是如此的快,以至于徐直不需要多想。

    “该死,他怎么会在这里?”

    马林丹苏菲咆哮起来,徐直赶到星轴之处时,只见一具尸体破破烂烂的陈放在那儿,血浆,肉酱,碎骨满地,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形状。

    “这是遗民们的手段,他们将我们**炼制成腐尸一类的产物,只要承受外力,尸体便会迅速膨胀爆炸。”

    马林丹苏菲的语气有一些沉重。

    相较于东岳,西流国的高阶修炼者数量要多不少,但大师阶的修炼者并不是白菜。

    一个奥德里奇失踪,紧接着又是一个阿奇莫,这都是大师修炼者中的佼佼者。

    前者是戍卫军正营长,实打实的战力,后者品行虽然有一些问题,但资质不凡,有过极佳的战绩,更是出生于大世家,底牌极多,甚至有望宗师。

    饶是马林丹苏菲也感觉痛心,更主要的是此时洞天时间还未过半,接下来还有数天的时间。

    接下来遭殃的是谁。

    “遗民真可恶”徐直赶紧点头道。

    总之,阿奇莫死了。

    马林丹苏菲没有提及名字,徐直也懒的问不该问的事情。

    现在责任推到了遗民身上,这是再好不过了,他必须助攻一把。

    “你是在多久之前见过那个冒牌货?”

    马林丹苏菲对徐直的识相还是颇为满意的,少知道一些事情的聪明人会活的长一点。

    “十分钟,最多十分钟”徐直确信的保证道。

    “这么说,那老东西还没有走太远。”

    马林丹苏菲眼睛不断扫视着四周,不着痕迹的取走了阿奇莫的兵刃。

    看了一会,他身体内气一阵外溢,只是瞬间已经飞上半空。

    仿若流星般的光芒不断飞掠过森林,四下一阵盘旋,又逐渐远去。

    “小朋友,希望你下辈子活的稍微糊涂一点。”

    忽地想起阿奇莫此前对他的话语,再看眼前的这堆枯骨,徐直亦是心生嘘唏。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或许就是说的阿奇莫。

    出生世家,资质不凡,实力雄厚,只是内心做恶追求刺激,最终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只能惶惶而逃,落到尸骨无存的地步。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三度下山,徐直奔行时依旧有思考着一些做人和人生的哲理,避免自己也犯对方的错误。

    “咴聿聿……”

    竖耳时听到一阵马叫声,让徐直不由有些欣喜。

    他骑来的那匹黄骠马相当老实,到现在还没跑掉。

    有四条腿的马代步,他就免自己这两条腿了。

    奔行过去之时,只见那黄骠马身边多了一匹马,两匹马不时交头摩擦一番,似乎准备进入到夜生活阶段。

    激情的嘶鸣声便来自徐直此前骑过的那匹黄骠马。

    小破马还挺有魅力,居然能吸引到另外一匹马。

    见那黄骠马正要霸王硬上弓做一些什么。

    “别动,留点体力。”

    徐直大叫一声,迅速发声阻止了这种不文明行为。

    “咴咴”

    忽如其来的声音让黄骠马显得有点惊慌失措,盘起的马腿一阵胡踢乱蹬。

    它的行为非常不男马,这让相好的那匹小母马顿时挨了不少脚,只见她身体抖了抖,直勾勾的侧翻倒地。

    “咴聿聿”

    黄骠马一阵不满的大叫。

    徐直正欲骑上这匹没得逞的马,只见那匹母马身体一阵闪烁,只是数秒,一个满嘴吐血的麻衣老者显了出来。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