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末日赘婿 第0705章 大花又要跑

第0705章 大花又要跑

    杨牧差一点就气死!

    这比又要跑!

    幸好他提前做了防范工作,早就把小黄人派出去看着!

    “杨牧”这个名字怎么就让她这么计较?

    她听之色变?

    杨牧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要先把李大花弄回来,再也不能让她跑了!

    ……

    此时的李大花已经到了码头上,小花生在她的怀里,一脸受惊的样子。

    就在刚刚,她被妈妈打了,却没哭。

    妈妈冲进院子后就开始四处翻东西,那时花生正在忙乎玩布娃娃做饭的游戏,她是好不容易用泥巴弄了个锅,结果被妈妈一脚踩碎。

    “干嘛啊!”

    “快走,我们要离开这里!”

    “不!你陪我的锅!”

    小花生觉得这次绝对是妈妈错了,她就乖乖的自己玩,凭什么弄坏她的锅?

    没想到李大花把她拉起来,直接就打了她的屁股。

    “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把你给人算了!”

    当时花生是被打懵了,她没来得及哭。

    就在她反应过来想要哭的时候,李大花却坐在地上先哭了一阵子。

    这下花生又被妈妈给哭懵了,她是被打的好不好?

    不过花生没哭,就算她超想哭的,却还是没哭。

    因为李大花说了一句让她非常害怕的话,她说要把她给人。

    末日里的小孩最怕的就是没有父母的保护,孩子本身最明白这一点。

    所以尽管很委屈,李大花还是安慰着妈妈。

    “妈妈你别哭,你别哭,我以后都乖乖的。”

    李大花抬起头看着花生,泪眼婆娑的道:

    “能跟我走吗?”

    “嗯嗯!妈妈说去哪里,花生就跟着妈妈去哪里。”

    李大花看着花生乖巧的样子,却知道她是装乖,其实心里一点都不服气。

    越发的心烦了,也不去安慰她,起身收拾东西带花生出门!

    花生一路都是委屈的,可这次气氛不同,妈妈也不安慰她,她不敢哭。

    母女两个就这样一路来到港口,买了票坐下来登船。

    花生坐在李大花怀里,李大花却在发呆。

    他竟出现了,而且还这么高调?暴君?切!

    他还是如同以前一样的流氓而低级吗?

    一定是了,否则他为什么会干出这种蠢事来,真以为他是无敌的?

    “妈妈,我们要去哪里呢?”

    “不知道,离开这里就对了。”

    “可是不等胡子叔叔吗?”

    小花生问到了李大花痛心的地方。

    他就那么走了,一去不复返,如同天下间所有负心男人一样,他去干嘛了?

    “为什么等他,他又不是我们什么人。”

    “可是他喜欢我。”

    花生说完这句话有些得意,忽然发现妈妈的脸色还冰着呢,急忙又道:

    “不过我觉得他可能也是喜欢你的,要不然他睡觉为什么还抱着你呢?”

    “你……”

    好吧,一些大人总以为自己的熊孩子是睡着的,其实孩子也有秘密,他们可能也不是故意的,迷迷糊糊发现边上大人正在干的事,也不知那是在干嘛,第二天就忘记了,只是在不久后的某一天才会偶尔想起。

    李大花看着耿直的花生说出实情,心中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大花在男女方面其实挺保守,与杨牧一样也是个嘴炮,准确来说可比杨牧差远了,杨牧还是那种偶尔的行动派,而且行动速度快起来很吓人。

    大花是彻底的嘴炮,从另一方面来说,其实连嘴炮都不是。

    这么多年她从没在嘴上直接表达过要跟哪个男人怎么样,尽管她在心里无数次的想要去找个男人,但都没有主动去做些什么,而后错过。

    胡子是在最正确的时间出现,赶上了大花最需要的时候。

    所以胡子捡了个大便宜,大花甚至拿出了年轻时的古灵精怪,已经开始投怀送抱了,可胡子......

    哼!臭男人!

    其实作为男人绝对无法想象女人的这个心理。

    当女人准备好要与一个男人亲密接触时,她就认为自己一定是可以得到的。

    开玩笑,女人已经什么都准备好了,你老爷们已经把人家抱住了,最后你能啥也不干?

    没有女人相信男人会啥也不干。

    所以万一有人做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女人可能会记着他一辈子。

    就算到了五六十岁成为老太太,她也会想起,那一年在那个小黑屋里,夜半三惊,孤男寡女,同床而眠,那小伙子怎么最后啥也没干呢?这个小畜生!挨千刀的!

    李大花当然也不会忘了胡子,一想起他,立刻委屈与幽怨并存,充斥着她的心。

    她为了躲避杨牧要逃离,可离开了这里,是不是就等于再也见不到胡子了?

    胡子说过,让她在木兰城等着的,他也说了要二十天左右能回来,那是否快了呢?

    好吧!

    哎!

    李大花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

    她拖家带口拿着行李来到港口,或许根本不是想要走。

    她是来等胡子的,她希望能够在这里见到胡子,然后和胡子一起远走高飞,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才是她的真实想法。

    李大花紧皱双眉,抬起头看着海面,怎么一艘船看不见?今天没有来岛的船吗?

    “要走?”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李大花的身体一颤,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在木兰城的港口候船室内,其实有挺多人正在等船呢,声音够嘈杂的。

    这男人声音本来很轻,可李大花还是听到了,并且为之而颤抖。

    “胡子!胡子胡子!”

    花生先一步看到了那个男人,立刻叫起来,并开始挣扎,要下去。

    李大花双手似乎是下意识的放开,小短腿如同坐滑梯一样从妈妈腿上滑下去,然后扑过去抱住了胡子的大腿,直接就哭出来了。

    “呜呜呜!胡子你去哪里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呜呜,妈妈也想你的,她今天都哭了,还打了我呢!呜呜呜!”

    小姑娘终于找到了一个依靠,终于能够大胆的哭出来。

    杨牧皱眉看着下面抱着大腿的小人,伸手将她提起来抱在怀里,擦了擦她的眼泪,然后看向李大花道:

    “没事打孩子干嘛?”

    “你跑哪去了!”

    大花终于也情绪奔放激动了,竟然扑上来。

    杨牧眼疾手快,急忙把小花生用左手抱着,让李大花扑入怀里,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

    好家伙,这要晚一点,还不把个小花生给夹成个花生仁?

    李大花也太热情了,难道真的这样想念胡子?

    低头看着她,李大花在杨牧怀中趴了一会,然后抬起头,和杨牧对视了会,然后翘起脚,送上了一个让杨牧终生难以忘记的深吻。

    她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了,什么小花生啊,什么其他的等船人啊,全都被她给忘记。

    她是生涩的,看来并不经常接吻。

    可她也是热情的,所以这弥补了生涩,杨牧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仿佛要被这个女人吞噬。

    那一刻杨牧明白,他获得了这个女人的爱情,而这个他并不是杨牧,而是胡子。

    杨牧的心情很复杂,他很像用力推开大花,然后告诉他胡子就是杨牧。

    可他又害怕推开她说出真相后,换来的是大花的惊慌,失措,不开心,甚至怨恨。

    哎,杨牧就那么不好吗?同一个人,不同的相遇,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前一次的缘分对她来说是地狱,而如今的缘分就是天堂了?

    算了算了,自己在乎那么多干嘛,反正都是自己的,躲避不开,那就快乐的享受吧?享受完了再说。

    杨牧于是开始回应李大花,只把李大花弄得差点兴奋的昏迷过去,这样的一吻才结束。

    两个人分开,大花的脸红了,红的好像能滴出血来,她安静的趴在杨牧的怀里,那份乖巧让杨牧忍不住去轻轻摸她的头发。

    “你的事情办完了?”

    “嗯。”

    “还走吗?”

    “走,不会在这里长久,不过走哪里都会带着你,再也不分开。”

    “真的?”

    “嗯!”

    花生似乎觉得自己被忽略了,很不开心。

    可是她刚才也被两个大人做羞羞的事情而震撼,所以也没有哭的心情了。

    她擦着眼泪,觉着嘴巴道:

    “你们也会带着我吗?”

    杨牧笑了,亲了亲花生挂着泪水的小脸道:

    “当然,你知道的,我喜欢你。”

    “我当然知道!”

    花生大声说,然后又小声道:

    “可我现在感觉,你好像更喜欢妈妈?”

    大花也笑了,笑得那么幸福,仿佛是拨开乌云见到了晴天。

    杨牧看着一对母女,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板起脸来,很严肃的对李大花道: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看看我,李大花,你真的认不出我了?”

    “啊?”

    李大花一愣,不知道胡子是啥意思。

    抬起头仔细看了看,这不就是胡子吗?自己当然认识他啊。

    杨牧凶巴巴的看着李大花,确认她根本还是认不出自己后,心中又恼怒起来。

    这个笨女人,因为杨牧而要跑,却连杨牧的长相都不记得,真气人啊!

    他又不是刚从地下出来,如今这些天正常吃东西,他的体重已经恢复到一百二十斤,现在脸也很圆润了啊,身上也壮实了许多,她怎么就认不出来?那李胖子都能一眼认出自己她为什么不能?

    这还真不怪大花,先入为主啊,遇到李胖子的时候杨牧已经胖起来,看着和过去很像。而李大花认识的是胡子,虽然现在人胖起来与过去很像了,但是在李大花心中也是胡子胖了,跟杨牧有啥关系?所以她认不出。

    “李大花,那我只能自己告诉你了,因为我不想在这样精神分裂下去,你眼中的胡子,难道和当年的杨牧长得不像吗?”

    李大花瞪大了眼睛,愣愣看着杨牧许久,然后慢慢后退,开始摇头。

    “不!不会的!你怎么可能是他?不!”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在杨牧的提示下,被李大花忘记的一张脸开始浮现在脑海里,并且拿出来和眼前的胡子做了一次系统的比较。

    这一下李大花傻了,其实她还是没想明白,但是她却怕的要死了。

    于是她忽然转身,撒腿就跑!

    杨牧看着李大花那来回摆动的一双大长腿距离自己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候船室,已经是呆若木鸡。

    “咦,妈妈干嘛去了?”

    花生没搞懂在妈妈身发生了什么事。

    “这比又跑了!”

    杨牧气的几乎是吼叫出来的。

    “这比是谁?”

    花生还是没搞明白,而这时杨牧已经抱着他急速追了上去,花生只觉得耳边生风,急忙抱住杨牧,再也没心思去搞懂这比到底是什么鬼。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