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末日赘婿 第0766章 纷纷细雨中的老人

第0766章 纷纷细雨中的老人

    花椒给杨牧讲述了四女仆和楚红的故事。

    她们进入了黑暗之城。

    而这座城怎么会允许有这样的五个独身女人存在呢?

    女人身边没有男人,那对于末日世界来说就就是无主之物!

    只是一天时间,她们就被食物迷晕,然后被关押在了一个地牢里。

    那里黑漆漆的,有很多女人。

    就一直被关押,四女仆在一起,却不见楚红。

    终于有一天孙晓丽出现了。

    “你们被抓来那天我看到的,可一直没办法救你们,现在有个机会,有人要买小孩,我能把花椒带出去,然后花椒就跟着卖小孩的走。”

    就这样,花椒重新与所谓的亲生母亲有了交集。

    孙晓丽带着花椒离开地牢,然后回头看她。

    “这一年过得不错嘛?”

    “嗯,阿姨们都对我很好。”

    花椒的小情绪也挺复杂,没想到在这样的时候竟然遇到了那时彼此抛弃的人。

    “算了,我们没多少时间叙旧,从现在走到那边,也就几分钟的路程,我问你,你想要救你的阿姨吗?还有,那个叫楚红的女人也是你们一起的吧?她即将被人强迫着成亲,你想要救她吗?”

    “想!”

    “现在没人能改变这一切,除非他来。”

    “谁?”

    “暴君杨牧!”

    “叔叔?他还活着吗?”

    “具体我不知道,只是前几天听以前认识的地下世界朋友说,暴君杨牧出世,在东边,好像距离还挺远,如果你能找到他,并把他带到这边,我想或许这边的人就会得救。”

    “真的吗?可我怎么去?”

    “花椒,这是一千多公里的路程,我也不知道你应该怎么去,而且你确定要去吗?”

    “嗯!我一定要救阿姨们!”

    孙晓丽低头,皱眉看着花椒。

    花椒也看着她。

    叹了口气,孙晓丽道:“看来她们对你真的好,我记得你走时,小脚都是黑的,现在也变白净了,也有鞋子穿了你恨我吗?”

    “不,我从来没恨你。”

    "真的?可我对你并不好。"

    “如果不是你,我活不到现在。”

    花椒说出了最真实的话,让孙晓丽慢慢的闭上双眼,泪目。

    “你离开一年,我挺想你的,从没想过还能在这里遇到你,那天看着他们抬着昏迷的你,我都惊呆了。”

    “坏女人,我有件事想要问。”

    “什么?让我告诉你,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嗯!你能告诉我嘛?”

    “不能,因为我也不太清楚,从理论上来说你是我的亲生女儿,可从我看到你第一眼,就有疑惑。”

    “疑惑什么?”

    “我认为有人用你把我生出来的孩子换走了,所以你其实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对你才不太好。”

    两个人的对话到此中止,因为有其他人过来接花椒。

    花椒被带到地面的房间,被卖给一个人贩子。

    人贩子买了一车小孩,全是小女孩。

    将她们弄上车关押在一起,然后就离开。

    花椒偷听他们说话,车子要向东面开,她就好高兴,看来不用自己走路了,就跟着车子走吧。

    车子最终的目的地到了穆勒镇,位于大裂谷北边,与大裂谷南边的暴君城相对不远。

    穆勒镇里有个土豪要训练女剑士,从小训起,因而买了这些小女孩。

    总的来说她们的命运是好的,要被训练成女剑士,而不是奴隶什么的。

    花椒在这里只生活了两天。

    其他小女孩都觉得这里是天堂,她却不留恋,两天后跑出去,然后就在街头巷尾打探消息。

    恰巧,杨牧他们在一个月之前来过这座城,并且城里也流传着一些两代暴君的消息。

    花椒超常发挥,以一个普通小孩不会有的坚定信念作为支撑,用了足足一个月时间,竟还真的找到了杨牧。

    这其实要感谢一个流浪的老人,如果不是他,花椒也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

    那又是一个月前的事情,

    黄昏落日下,弥漫起纷纷细雨。

    荒草地上,已经六十岁的柳云龙正在回顾自己的一生。

    他的老家是齐齐佳尔,祖国最北边。

    出生后八岁上小学。

    小学结束上初中,在初中时暗恋过一个女同学,叫刘丽洋,末日前就去世了,五十岁。

    不过她并不是作为柳云龙媳妇死去的,他初中确实暗恋过她,那也是初恋。

    可柳云龙一辈子都没有告诉过她,所以刘丽洋死时也不知道,在这位老同学心中,她也曾经做过女神。

    这是人与人的悲哀,可这就是人生。

    柳云龙之后上高中,在班级里成绩不好。

    好学生和坏学生都会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关注,可他默默无闻。

    高中毕业后他接替了父亲的工作,上森林调查队上班,每月工资六百二十七快五毛四,有时是五毛五,不知道是怎么算的。

    二十五岁,他都没处上一个女朋友。

    家里就安排相亲。

    那女人胖胖的,有些爱笑,皮肤好。

    他和她结婚了,很快有了小孩。

    他们几乎没什么情感上的交流,两个都是老实人,凑在一起搭伙过日子呗。

    他也想要搞几次浪漫,比如烛光晚餐之类,却都被琐碎的生活与工作影响,最终没有实现。

    日子过着过着他就三十多了。

    和老婆之间还是没有太多互动,两个人夫妻生活姿势都是最传统的,从结婚的初夜到后来,一直都平板,他在上边。

    老婆对这事似乎没欲望,从来没主动要过。

    他对她也没兴趣,只是觉得作为男人应该主动。

    结婚开始三年里,一周基本还能保证两次,过后的许多年就是一周一次,之后是一个月一次。

    三十多岁他有些力不从心了,主要是提不起兴趣。

    身边的朋友,同学都混的不错,有的成了大老板,有的娶到名动小城的美人。

    他们开始喜欢聚会,喜欢聚集在一起喝大酒。

    他觉得自己不如他们,去与他们聚会感觉没面子,于是就少去。

    因为去的少,渐渐人家聚会也就不叫他了。

    就那么瞎忙几年,四十岁了,孩子在学校打架斗殴被退学,他又忙着跑学校。

    一生无名平凡的他,因孩子出了一把名,他在学校给校长跪下,磕头求他不要让自己的孩子退学。

    校长终于同意,让孩子留下查看。

    本以为这一切就这样结束,没想到儿子却选择自杀,给他留书一封。

    上面说同学们都看不起他,说是因为他,导致亲爹去下跪,说他不孝顺,说他是个人渣。

    他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于是只能自杀。

    他还说愧怍他的儿子。

    柳云龙觉得这一切似乎跟做梦一样。

    他下跪求来的好事,却变成了儿子死去的缘由。

    那一刻,他也想死,农药都从网上买了六斤回来,却依然没勇气喝下去。

    四十不惑,他却是四十开始浑浑噩噩!

    转眼间到了五十,老婆和他提出离婚。

    离婚那天她哭着告诉柳云龙,她在扣扣上认识了个网友,她找到了真爱,那网友带给她无限激情,她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时代,所以她要离开,放弃一切坐着火车去找那网友。

    柳云龙沉默许久,然后摆手,让老婆走。

    她走后,这个孤寡老人一句话没说过,第七天,他才怒吼咆哮出来——去塔玛的扣扣!

    他的人生到此其实已经终结,他开始得过且过,任由自己变老,等待死去。

    然而没几年,竟爆发了末日啊?

    他遇到了一伙真正的好人,他们帮助了许多儿童,帮助了许多孤寡老人。

    这些好人带着这些人一起逃难,其中就有柳云龙。

    柳云龙什么也不要做,就跟着这群人。

    看着他们从开始的理想主义,到慢慢的放弃理想。

    当食物危机降临时,他们不得不将所有的老人与孩子全抛弃,而后独自逃离。

    那是两年前了,柳云龙又成了自己一个人。

    虽然如此,他却要感谢那群人。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初衷的善良,他根本不可能在末日里活过这么多年。

    他活下来了,就继续努力活下去吧。

    不知是哪种心态改变了柳云龙,让他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执着和热情。

    两年来,在俄境内,他作为一个孤独的流浪者,一直坚持着一个信念,就这样真的活下来了。

    活到今天,看到了黄昏,沐浴在这纷纷细雨中。

    “哈气!”

    他靠在一颗树干上,丝毫不顾及细雨让他湿身。

    这可真是个异常妖艳美丽的黄昏。

    天气一点不冷,西方天际漫布火烧云,好像一幅画,四周都长满了草,偶尔有那么几颗大树,独立生长却茂盛异常,树都很高,且树冠丰满,好像是那俄族大妈的屁股。

    柳云龙慵懒的躺在那里,准备小睡一觉,多好啊,小雨柔情,抚摸着他的脸与身子。

    呵呵,这两年没病没灾,他总不会在雨中睡一觉就死去吧?

    管它呢,这鸟地方,也找不到个避雨的所在。

    “啊?”

    在柳云龙打算这样睡去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忽然从远处跑来。

    是个孩子吗?

    可真是奇怪了,还从没见与孩子在末日中流浪呢,他们太脆弱了,没有大人的保护,孩子是什么?

    刀俎下方鱼肉尔啊!

    (ps:不知道读者是否能接受这种时间线交叉的描写方式,可能只有文青才会这么想,好吧!熊猫不得不承认,写网文四年,还是摆脱不了这一颗死文青的心!

    既然插了ps,那就顺便求点全订吧,这书距离初期目标还差五十六全订,希望各路兄弟能来正版撑撑场子。

    之前有个读者跟我说,不是不愿意看正版,只是习惯了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看,那熊猫能否恬不知耻说一句,大爷您在哪里看书是您的自由,我在乎的只是您是否能来正版消费一波?

    不愿订阅收费章节,打赏也是可以滴!!~@~!!

    艹,看不惯我这一脸铜臭的样子,看来终究不是文青,思考没有文青气质,

    算,做了表子,贞节牌坊要不得,用钱砸我吧,我认了。)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