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末日赘婿 第0822章 干掉杨牧

第0822章 干掉杨牧

    这女人就是个路人甲,神牧师要给蜜雪儿找玩具,于是她和丈夫被抓来。

    迪卡普里奥觉得她不够漂亮,就没有交给神牧师,而是自己带回了房间,折磨玩弄。

    他和蜜雪儿还不太一样,蜜雪儿是心肠狠毒,习惯折磨人,内心其实还是正常的。

    而迪卡普里奥就是纯纯的变态,所以他折磨人的手段,也远非折断人手指那么简单。

    女人的老公原本被关在其他地方,他末日前是个拳击手,找到机会逃出来,好不容易找到妻子关押的地方,就跑来解救。

    这时迪卡普里奥回来了,他急忙躲进衣柜。

    等迪卡普里奥睡着后,他这才出来,将自己的妻子救出。

    他们已经给抓来一天,这个普通的路人甲女人被折磨的体无完肤。

    丈夫无声的叫她快点翻窗离开,她却死命的要去那茶几。

    丈夫不敢出声,又害怕她的动作太大,只能带她过去。

    她偷了迪卡普里奥的原石包,然后他们跳窗而出,到了外面。

    “干嘛拿这个!”

    丈夫低声埋怨。

    女人伸出颤巍巍的手,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些原石。

    其中有迪卡普里奥的九级石,还有多余没有主魂锁定的八级石。

    八级石总共就一颗,粉色。

    女人将之握在手里,她的手上原本就是鲜血。

    粉色以鲜血激活融入身体,让女人成为了八级粉色持有者。

    这时迪卡普里奥醒了,发现自己的原石包竟然不见。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原石就在窗外,于是跳出去。

    “哼!你们竟然想逃,还敢偷我的原石?去死吧!”

    迪卡普里奥说话间已经拿出自己的蓝色武器,冲上去先把那男人杀了,之后打向女人。

    路人甲女人抬起头,惊恐的看着迪卡普里奥打来的武器,一刻间,她感受到了死亡,八级粉色石的死亡幻想能力瞬间被激活,即将波及长达八十公里半径的范围面积。

    如此强悍的效果,估计连研究粉色石的科学家都想象不到。

    即使是神魂生物到来,或许也会震撼,因为神魂两系生物在死亡幻想力量的使用上很弱,因为它们对死亡的恐惧并不太多,毕竟它们可以活好多年。

    而就是这个普通的女人,即将主导这场以她为原点,足足八十公里半径范围的死亡世界领域,被困在其中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

    在此之前,杨牧,安吉尔,劳拉,辛迪娜已经被送上了小擂台。

    其他三人看到附近的丧尸全都吓坏了。

    蜜雪儿目光落在杨牧的身上,果然,他还是那么不紧不慢的样子,似乎这一切与他都没关系一样。

    “亲爱的,是不是要宣布开始?”

    神牧师在蜜雪儿身边提示,因为他发现蜜雪儿正在看着那边的杨牧发呆。

    神牧师非常不爽,真恨不得立刻过去把杨牧干掉。

    他可以允许蜜雪儿玩一两场恋爱,却不是让她看上某人,在她心中的位置高过自己。

    可他不能去直接干掉杨牧,他在蜜雪儿面前一项都是言听计从的,蜜雪儿不发话,他不能杀死她感兴趣的玩具。

    这很矛盾,他却无可奈何。

    “好吧。”

    蜜雪儿毕竟是蜜雪儿,事情已经这样了,她只能任由事态发展,以蜜雪儿的方式来继续下去。

    “让我们看看,他们最终到底谁会被淘汰。”

    杨牧和劳拉站在擂台上对望。

    杨牧微笑道:

    “现在好了,我们都成了断指。”

    “是的......刚才我还没谢谢你。"

    “不,你应该谢谢蜜雪儿小姐,是她发善心,才没有折断你的第四根手指。”

    说话间,杨牧看向墙外站立的蜜雪儿,然后给了她个飞吻。

    蜜雪儿和杨牧之间的距离不过十米,看到杨牧那样肆无忌惮的向她飞吻,立刻又激荡起她原本也不算太平静的心情。

    她忍不住侧头问神牧师。

    “你说,他为什么可以这样淡定,我掰断了他的一根手指啊!”

    “蜜雪儿,不必在意,他只是假装罢了。”

    “假装?”

    “嗯,你终究太年轻,有些手段没见过,这男人只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懂吗,他越是好像若无其事,你就约会对他感兴趣,坏男人的手段而已,千万不要上当。”

    “是这样吗?”

    “是的。”

    “你确定?”

    “嗯!非常确定。”

    “那么,最爱我的神牧师大人,把你的手给我好吗?”

    神牧师愣了下,眉毛皱起,慢慢的将手伸到了蜜雪儿面前。

    蜜雪儿握住了他的手。

    “神牧师大人,为了确定他只是假装的,我能掰断你的一根手指吗?我想你一定比他的城府要深,而等你手受伤了,你一定会比他从容对吗?他只是普通人,你还有九级黄呢。”

    “蜜雪儿......”

    “嗯,我掰断了。”

    只听咔嚓一声,蜜雪儿直接掰断了神牧师的中指。

    神牧师倒吸一口冷气,额头上的汗水直接就冒出来,差一点叫出声,脸色已经有些发苍白,手在微微的颤抖。

    蜜雪儿观察了神牧师的所有细节。

    然后在心中叹气。

    果然和杨牧无法相比,杨牧镇定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神牧师虽然没叫出来,但他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他,这时他应该非常不舒服。

    “哈哈......蜜雪儿,还好了,就是刚刚掰断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疼,哈哈,没事!你看我,一点事都没有。”

    “嗯,我的神牧师,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看来这个东方男人确实没什么,因为您在断了手指以后也能如同他一样的坦然,并且我觉得您比他镇定许多。”

    “是吧?哈哈,没什么,没什么!”

    蜜雪儿心中冷笑。

    你说话都颤抖了,还说没什么?

    看看擂台上,四个人还没有动手,梅雪儿忽然有些烦躁,开口道:

    quot;好了,开始计时,十分钟时间,你们必须有一个人离开擂台,桥已经断了,离开擂台后你们唯一的选择是掉进丧尸群里,成为丧尸的食物,我希望你们能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做点事情,如果你们什么也不做,让我觉得很无聊,我会让人引爆这个擂台下面的爆炸装置,到时擂台坍塌,你们四个就都落入尸群,都去做丧尸的食物吧。"

    “不!放过我们,求你放过我们吧!”

    辛迪娜已经扯着嗓子对蜜雪儿求饶。

    “美丽的姑娘,您说过的,要和我安吉尔做朋友,我们不是要做朋友吗?”

    安吉尔求人的样子看上去很弱小,让蜜雪儿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样。

    “我已经断了三根手指,求您放过我吧!”

    劳拉终究是一普通的俗人,还有十分钟可能就要死,她不得不再次向我蜜雪儿低头。

    蜜雪儿根本不愿意理会他们三个,她的目光一直按着杨牧。

    忽然间,她有了新的游戏规则。

    “好吧,我原本是要你们两人一组打拳击赛的,然后选出一个人去死。既然你们都不想死,那可以,我们换一种玩法,你们三个合伙把我们的东方朋友杨牧弄到擂台下面,那么你们三个人可以活着!或者,让杨牧给我下跪祈求,就像是跪拜神那样,让他对我说,你是我的主人,我愿意做你一生的奴仆!是的,哈哈,这个好,只要他肯做我永远的奴,那我就放过你们所有人,这很简单不是吗?”

    擂台上安静下来,另外的三个人全都把目光聚集在杨牧身上,心情复杂。

    杨牧无所谓的笑笑。

    针对自己的把戏,看来自己已经成了蜜雪儿最在意的玩具了。

    无所谓,现在差不多,他想要动手,想要毁灭这边的一切。

    至于劳拉这些人。

    哎,没办法,就算他们是无辜的,自己也必须出手,要不然这支军队明天可能就会开往卡尔顿城,毁灭自己在意的东西,最多他只能带劳拉一个人走,无所谓感情,毕竟他刚才救过她,算是有始有终。

    再等等,让十一级黄再飞一会,看看是否还能从这边营地人口中听到其他消息,如果没有特殊状况,那么他就要开启红色石急速离开,到城外释放毁天灭地了。

    至于他手指的伤,马上就可以恢复的。

    十一级黄拥有急速恢复能力,只不过要魂力值达到一定的高度,才能快速修复一些局部身体,有次数限制。

    只要捏碎五十色的情绪符咒,他就能快速让骨折自愈。

    断了手指当然会有点疼,幸好杨牧是十一级黄,疼痛感也就没那么强烈了。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蜜雪儿的声音响起。

    “你们还有五分钟时间了,如果还不做出选择,那么我会引爆下方的炸药,你们可就都死了。”

    这句话说得如同催命符。

    安吉尔走过去推了推劳拉。

    劳拉怨恨的看了安吉尔一眼,显然还在因为刚才他没救自己而气愤。

    安吉尔一脸的愧疚,可他还是又推了下劳拉,然后眼角看向杨牧。

    两个人毕竟做了这么多年夫妻,还是有些默契的,劳拉很快也就明白了安吉尔的意思。

    刚才杨牧帮了她忙,他们彼此有交集,所以安吉尔想让劳拉去劝降杨牧。

    劳拉脸色很差,咬住了嘴唇,看了杨牧一眼。

    杨牧闭着眼睛,主魂一方面感受着身边,另一方面集中在十一级小黄人上。

    劳拉真的不好意思和杨牧开口,她还是选择去跪蜜雪儿。

    “我愿意做你的奴隶,好不好!”

    “你?不配!我只要他,你们还有四分钟。”

    劳拉哭的好伤心,不知道要如何选择。

    “还有不到三分钟了。”

    安吉尔的脸色已经铁青,他再次走过去推了下劳拉。

    而这时,辛迪娜已经忍不了,她太怕了,马上就要死了啊!

    她跑到杨牧身边,声音颤抖的道:

    “嗨,只是给她做奴隶而已,她是个有钱的小姐,做她的奴隶会很好的,她好像也喜欢你,你不吃亏的。”

    辛迪娜的说词似乎让劳拉觉得很对,于是她也急忙站起来,跑到杨牧身边,跪下,抓住他的一条腿。

    “是的恩人,做有钱小姐的奴隶不吃亏的!”

    杨牧终于把眼睛睁开,低头看了看跪在自己腿边的劳拉。

    哼,好恶臭的人性,看来自己的怜悯之心又一次喂了狗!

    他没有理会劳拉,抬起头看向蜜雪儿,然后微微一笑,嘴唇微动,又给了她一个飞吻。

    蜜雪儿白净的脸颊上竟上了一丝的红,不知道是怎样的情绪。

    她压低声音,慢慢的道:

    “还有两分钟,似乎你们三个只有一个选择了,那就是三个人一起努力,干掉我们的东方朋友,是吗?”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