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末日赘婿 第0519章 诗歌正解

第0519章 诗歌正解

    温婉端庄女,思淑若渴心,佳妻入梦境,人困囚牢中。

    第一句说温思佳是个端庄温柔的女人;

    第二句老师觉得温思佳非常完美,希望她能变得更加完美,是一种祝福。

    第三句是老师生不逢时,如果年轻二十岁,还真想要娶一个温思佳这样的妻子。

    第四句是说老师自己如今身困牢笼,虽然知道这段感情不可能,但还是没办法轻易逃离。

    说到这的时候温思佳观察着杨牧的神色。

    果然要气死了,那脸都在颤抖。

    温思佳原本不好的心情被治愈,一下觉得高兴了。

    而到了这个时候温思佳才注意到,杨牧出去也没多久,怎么感觉又强壮了不少?他都二十二岁了,应该已经过了快速发育长身体的年龄吧?

    好像身高也高了那么一些,是错觉吗?

    无论是不是错觉,温思佳能确认的是,这小子比以前更帅了,更有男人味道与气息!

    看在他变帅了的份上,温思佳决定还是解释一下,于是冷声道:

    “老师的小诗确实表达了对我的爱慕注意,就是前两天说的,我也很惊讶。可是我同时也很佩服老师,毕竟并不是谁都有勇气说真话的,我这样完美的女人,难道不值得人见人爱吗?”

    杨牧很无语,没想到温思佳竟然还能如此傲娇。

    侧头看过去,果然正如同一个小公鸡一般高扬起头,坚挺着胸脯。

    哈哈,这是做戏给自己看嘛?

    杨牧变得轻松下来,这事当然也不能怪温思佳,毕竟她阻止不了别人喜欢她。

    杨牧起身向温思佳走过去。

    温思佳在办公桌后面站起来,一脸谨慎的看着杨牧。

    杨牧绕过温思佳,最后将她逼迫到墙角。

    “杨牧!你要干嘛?”

    温思佳义正言辞,还是那么有气势。

    若是一般人可能就被吓走了。

    而温思佳也在感受着杨牧的气势,他好像真的长高了,最起码一公分!

    这一公分并不明显,温思佳就是能够感受到,这是她作为女人的直觉,也是她对杨牧足够关注的表现。

    杨牧抬手吸入一口烟,然后向前一步,将温思佳彻底压在墙角。

    “你......咳咳咳!”

    温思佳气愤的说了个你字,杨牧就把口中的烟吐出来,形成烟圈落到温思佳的脸上,弄得她不断咳嗽。

    “杨牧!你以为我是什么女人?能让你这样调戏?这好玩吗?你觉得自己很酷是吗?我告诉你,你现在幼稚的让我想吐!”

    温思佳真生气了,说话已经很难听。

    杨牧丝毫不为所动,这样的温思佳挺好,比以前冷冰冰的时候可爱许多。

    把烟扔出窗外,杨牧拉起温思佳的手就向外走,走的时候还将那副字画拿下来夹在胳膊上。

    “干嘛!放开我!”

    “别用原石力量,我刚受伤不久还没回复,你再给我把伤口弄开,心疼的还是你。”

    “鬼才会心疼你......你......”

    温思佳本来好气,听到杨牧说受伤,又被分散了精力。

    可在这种时刻让她去说一些关心的话又说不出来。

    一路被杨牧拉着到了一片住宅小区,这边的房子就是与温思佳有关联的人们居住的。

    “说吧,赵文登住在什么地方。”

    “你要干嘛?一副字画至于吗?”

    “放心,我没那么小气,你难道还看不出来,我这次回来就是专门来找他的。”

    “啊?你和他也不算认识,找他干嘛?”

    “有一些事情要确认。”

    “你告诉我到底什么事,否则我不会告诉你他住哪里。”

    “老婆,如果你不怕麻烦,我可以去找徐岩,告诉你,今晚我一定要见到这个赵文登。”

    温思佳走在外面,吹了点夜风,冷静了许多。

    杨牧是为了赵老师才回来的?这一定是跟自己有关,可为什么呢?

    好吧,那就去见见,到要看看他搞的什么鬼。

    主要是温思佳也知道,自己阻挡不了杨牧。

    于是她聪明的妥协,没一会后,两个人已经进入了赵文登的家,这竟然一座独立房子,拥有双层小楼,还有个院子。

    “老婆,你对老师可真好。”

    “师者,父者,我对赵老师当然会尊敬!”

    温思佳更平静了,不愿意在老师面前表现出和杨牧的深化矛盾。

    杨牧起身,在房间里左看右看,楼上楼下都走了一遍,这让赵文登表现的有些不安。

    他就是一副书生相,看上去丝毫无害。

    带着黑边的眼睛,很是文质彬彬。

    杨牧从楼顶转下来到达楼下客厅后,他才有些羞赧的微笑道:

    “感谢暴君与思佳对我的照顾了,我是个无用的书生,也不知道今天暴君会来,真是有些不知所措。”

    “老师不必客气,你是我老婆的老师,也就是我的老师,我应该是尊重你的。”

    “不可不可,暴君是大人物,我不过只是因为一些机缘,才能在这末日里得到思佳的帮扶。”

    “你还知道这一点?哼!看似挺有礼貌,也是人模狗样,可怎么为老不尊呢?给我老婆写这首诗干嘛?”

    杨牧说话间把诗画扔向赵文登。

    赵文登脸色铁青,他其实早就看到了杨牧拿着的画,就知道他是来找麻烦的。

    “我.......暴君不要误会,思佳跟我师生之谊多年,我并不能否认,最近一段时间我对她的感情有些变质,可却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去你玛德!”

    杨牧上去就给赵文登七脚,连续踹的,搞得他起不来,捂着双腿之间的部位,杨牧只向那里踢了一脚,却很用力。

    温思佳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急忙过去将杨牧推走。

    “干嘛啊!讲点道理好不好?”

    呵斥完杨牧,温思佳就要过去查看赵文登的伤势,却被杨牧拉住抱在怀里。

    “别拉着我,看看把人打坏没,你怎么这么冲动呢。”

    温思佳尽量控制着语气的平和。

    她知道杨牧吃醋了,认为杨牧有些过分,可她却也知道自己不能表现的太在意赵老师。

    现在这种表现即对赵老师更有益处,也是温思佳内心的真实想法。

    她终究不愿意在杨牧面前去对其他男人表现出太多情感,就算赵文登是她尊敬的老师。

    杨牧看着温思佳,她虽然说话批评了自己,但语气还不算重,果然是知道进退的女人。

    微微一笑,杨牧道:

    “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听到前四个字老子就忍不住想要吐,你们是师生之谊,他跟你发乎于情?要脸不要脸?这种情是能发的?”

    “是是是,可你也别打人了,毕竟是对我不错的师长嘛!”

    杨牧拉着温思佳的手,而后又过去踢了赵文登一脚道:

    “起来,上楼!”

    赵文登被杨牧打的下身还痛呢,可这时也有些害怕了,不敢不起来。

    他只能摇摇晃晃的站起,在杨牧的催促下,一直到了二楼的书房中。

    杨牧刚才已经在书房转了一圈,这时书房桌子上正摆放着一堆笔记本。

    杨牧指着笔记本对温思佳道:

    “过去看看!”

    温思佳其实并没有来过赵文登的书房,她知道老师是一个长期独居的男人,所以故意没有与他走的很近,既害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也害怕无意间闯入一个独身男人的领地会让老师不舒服。

    温思佳正在四处看,觉得布置的不错,老师搬过来也没太久,能收拾的如此别致,果然是有才的人。

    杨牧让她看桌子上的笔记本,她才反应过来,觉得这些本子乱放在这里不和谐,估计是刚才杨牧上楼后找出来的。

    过去拿起一本,打开看后惊呆了。

    这是普通的笔记本,可所有的页面上全都一行行的写着三个字——温思佳!

    温思佳快速翻看,越看越心境。

    一共十二本,每一本两百页,每一页上端端正正的写着差不多五十个温思佳,那么这些所有的本子都写满了,就是说整整写了估计有十二万个温思佳!

    十二万啊!

    什么样的正常人会把其他人的名字写这么多遍?

    温思佳终于相信,杨牧一定知道了一些事,所以才跑回来的,是专门为自己。

    来不及感动,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先看向杨牧,杨牧摇头道:

    “问你的好老师,老子也不知道他竟然在房间藏了这么多你的名字!

    这算是意外发现吧,不过这样的发现让我更加确定,你的老师一点也不正常,妈了个叉叉,刚才跟老子说什么?

    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最少从七年前开始,你她娘的就已经在写我老婆的名字,而且那时候就写的不错了!

    七年前我老婆十八岁,还是个女学生,你从那时候就对她有了非分之想,经过这么多年你却还是念念不忘!

    耐力可以啊!

    可为什么如今忍不住了?

    竟给我老婆写情诗?

    温婉端庄女,思淑若渴心,佳妻入梦境,人困囚牢中......

    这最后的两句真是有趣!

    宋朝那个叫什么来着?秦观,他写过《鹊桥仙·纤云弄巧》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佳期如梦’是个词,如今有人也用为‘佳妻如梦’,你塔玛搞个‘佳妻入梦’是什么意思?

    主要是为什么用‘入’字?你要让我老婆入去哪里?老子听着就不爽!

    再看下一句,人困囚牢中?

    哼,你的解释是你自己被困了!

    可老子怎么感觉你是想要把我老婆困入你的牢狱中呢?

    然后你就能与她朝朝暮暮两情长久了?

    你塔玛的隐忍了这么多年,忽然就不忍了,快点告诉我,是不是打算对我老婆用阴招,下死手?给你三秒钟,立刻跟我说实话,答案如果让我不蚂蚁,马上就弄死你!”

    温思佳已经听得傻了。

    这个故事竟然是始于7年前?杨牧怎么那么厉害,7年前的事情他还知道啊?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