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末日赘婿 第0520章 很传奇

第0520章 很传奇

    事情的发展真的好戏剧化!

    赵文登一问三不知。

    杨牧上去又要揍他。

    温思佳阻止。

    杨牧就叫了人来,彻底搜查赵文登的住所。

    二十分钟后温思佳傻了,又翻出了足足一百六十本日记,上面都写满了温思佳的名字。

    密密麻麻的,温思佳翻看的几乎得了密集恐惧症。

    四十分钟后温思佳更加懵,在这栋房子的一楼卧室床底竟发现了一个地洞,地洞下面连接了一个密室!

    根本不知道赵文登是怎么挖的。

    在这里,又找到了两个日记本,上面记载了整整八年的故事,全都是赵文登对温思佳的各种迷恋心结。

    这还不算完,最近两天的日记写明了他的计划,他忍受不了对温思佳的欲望了,现在是末日,他觉得如果再不下手,他会后悔一辈子,或许他终究会死在末日里,所有人都一样。

    所以他挖了这个密室,打算找个机会把温思佳迷晕,然后弄到地下密室里囚禁。

    他要占有温思佳,然后与她一起死在地下密室里。

    温思佳看完后脸色发白,冷汗都冒了出来。

    赵文登是她很信任的人,她丝毫不觉得他的心思不正常,事实怎么会是这样?

    杨牧冷笑连连,开口道:

    “佳妻入梦境,人困囚牢中,原来老子说的是正解,你是把我老婆当成你老婆,想要把她囚禁起来?哼,老子一句话也不想给你多说!”

    说话间杨牧就走过去,拉着疯狂喊叫的赵文登离开。

    “思佳!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爱你奶奶个爪!”

    “啊!”

    杨牧一拳打在赵文登脸颊上,把他打的牙齿掉落,吐字不清了。

    温思佳一直看着杨牧拖着赵文登走出去很远消失在夜幕里,这才回过神来。

    天……

    杨牧总能给人这样的惊悚吗?

    稀里糊涂的,她就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吗?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杨牧提到了七年前又是什么意思啊?

    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

    温思佳在房子里坐立不安。

    距离刚才的事件过去了三个小时,杨牧竟没来找她。

    回去住处温思佳就派出温思凯打探消息,弟弟总是要比思果靠谱点的。

    终于思凯返回,一进屋先喝水。

    “怎么样?”

    温思佳还是忍不住发问了,思凯道:

    “弄死了!听说姐夫亲自动的手,把那个变态老师大卸八块。”

    “这也太血腥了。”

    “姐!你可别不识好歹……””

    “我知道!闭嘴!说杨牧,他杀了人然后干嘛去了?”

    “哦,就隔壁他自己房间呢,我刚才进去见正热菜呢,好像是要喝两杯。”

    “一个人?”

    “嗯,就一个人,相茹姐不说要走吗?所以在交代事呢。林跃姐好像说比较累了,刚才过来看一圈就回去她自己屋睡了!”

    杨牧和三个女人在顶楼都有各自的房间。

    女仆团在顶楼则是共同住在一个房中。

    温思佳听说杨牧回去了属于他自己的卧室,而不是住进了林悦那里,心就跟猫爪了一样,根本无法冷静,在房间里开始走来走去。

    最后温思佳终于忍不住了,不再理会思凯,推门出去,就在斜对面,距离不到五米,敲响了杨牧的门。

    “请进,门没锁。”

    哼,这是等着自己呢,好气啊!

    温思佳学着相茹那样咬住嘴唇,进门前拿出小镜子先看了眼自己。

    呦呦呦!这咬嘴唇的小模样可真有点……骚?

    看来并不适合自己,于是温思佳崛起了嘴巴,看看还挺好的,这才走入了房间。

    刚一进去看到一桌子菜,温思佳的心就被重击了下。

    “干锅花菜,香辣鸡块,红烧排骨,土豆丝,蒜苗肉丝,白菜炖肉……”

    天!这不都是白天她做的吗?怎么又回来了?她明明亲手倒在袋子里,然后扔去垃圾箱了啊!

    “嗯,是你做的,我去捡回来了,然后分开盘子重新热了下,卖相全无,但味道真不错!老婆你这手艺可不是提高了一点半点。”

    “你干嘛这样啊!我都扔了……大不了我再去做嘛!”

    温思佳生气了,觉得杨牧很作,就是不想让她舒心。

    杨牧喝了一口啤酒,用手抓着排骨啃,一边啃一边道:

    “再做?开什么玩笑!这应该是你学了厨艺的首秀吧?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好吃,我敢打赌你是学过了!学成后第一次给我做,意义不一样啊,别说你扔的时候在菜外面套袋了,就算你是直接扔在垃圾桶里,老子也是要捡回来吃的。”

    “杨牧……”

    “没事没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老子从小在垃圾箱里长大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看不是好好活着没有被毒死吗?反正好吃就行,能吃饱就行,这可是食物啊,我的亲爹亲妈,怎么舍得扔了……”

    杨牧已经吃了一块排骨,用牙齿咬碎吸了里面的骨髓,然后又添了手指上的汤。

    温思佳看不下去了,第三次心脏跳动翻滚。

    奶奶的,她又为了杨牧而心疼。

    想起了他的过去,因此知道他一点也没矫揉造作,一点也没故意装可怜,他是真的不忍心浪费食物。

    他一定是从别人那里知道自己给他做菜又倒掉,然后去捡回来的。

    温思佳内心都是愧疚,觉得自己是任性了。

    去年冬天有多少人是饿死的啊,如今条件刚好一点,她怎么能浪费食物呢?

    温思佳默默无声,慢慢走到桌子边坐下,慢慢拿起筷子,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

    “干嘛?你可别吃了,天热,放了一下午,虽然闻着没有异味,但……”

    “你吃得,我就吃得!”

    温思佳打断杨牧的话,喝了一口酒,然后吃了一口菜拒绝咽下。

    杨牧嘿嘿一笑,也就不去管她了,做人不应该那么娇气,尤其是在末日里,那么要吃就吃吧。

    杨牧也又喝了一杯酒,说道:

    “行吧,反正你晚饭也没吃,那就吃点,我都热过了,也不会脏的……对了,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回来吗?”

    “想!”

    “嗯,我忽然想起了七年前的一件事。”

    “七年前?”

    “是啊,七年前我十五了,还是饥一餐饱一餐,有个老乞丐不让我偷东西,说我应该走正路,后来他死了,我这才想要改变,可不偷东西我就要挨饿,就那样饿了两天,我实在忍不住的时候竟然捡了一百块钱!”

    “这和赵老师……我是说那个人有什么关系?”

    “听我说啊!我是太饿了,当时把钱捡起来看一眼我就发现上面写了温思佳三个字,我当时就有些懵,因为那时候在我心中你是二小姐,对你的本名温思佳印象不深。”

    “七年前……钱上为什么有我的名字呢?

    “就是啊,为什么呢?可我当时太饿,于是拿钱就去花了……此后一直到这几天,我一下想起了这个记忆,于是我也好奇,七年前是谁在钱上写了你的名字呢?而且还写的那么好!”

    温思佳听到这里心跳加速了,只觉得好传奇。

    “等等……七年前的事情你能记得这么清楚?而且是在当时你没留意的情况下?”

    “我能!”

    “好吧……你厉害,继续说吧。”

    “我就觉得不正常,在脑海里反复回忆那三个字的笔画,忽然又想起了我们城的牌匾暴君城三字!那真是太像了,如出一辙!其实如果写得一般我根本无法区分,可问题是你的赵老师书法造诣已经达到大师水准,辨识度非常高,所以我觉得记忆中的三个字,与如今的城头牌匾三字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哼,一个在七年前就将你名字写在钱上的男人,说他不喜欢你,鬼都不相信!”

    “啊……那你是如何知道了他的阴谋?”

    “不知啊!我知道的是一个老男人很可能已经暗恋了你七年,并且现在还依然跟在你的身边!就只这一条理由就足可以让我跑回来一趟把他给灭了,记着,以后如果再遇到暗恋你的男人就告诉我,我直接干掉!”

    温思佳傻眼,心情变得好复杂。

    就只是暗恋自己就要被他干掉,真是不讲道理呢,不过这种不讲道理又让温思佳有些喜欢。

    杨牧继续说着:

    “后面的事反正都是巧合了,我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胆子这么大想要谋害你,奶奶的,幸好回来了,从今天开始你要小心点,没用的亲属朋友让阿神去关照,你自己不要出面。”

    “嗯。”

    温思佳这次很乖巧的点头,看着杨牧吃着自己做的菜,竟有一种莫名幸福感。

    哎……

    温思佳,你好没出息哦,不是说要跟这个渣男一刀两断的吗?

    忽然,她发现杨牧点燃了一根烟,拿起来不等抽一口却又掐了,放在了桌边。

    这是什么意思?点而不抽,是因为之前她说讨厌烟味?

    他原来也是有柔情的。

    “之前你说受伤了?”

    “基本好了,肚子被人划开了而已。”

    “啊!我看看!”

    “没事了,就是试炼的时候不小心,看看,伤疤都没留下。”

    杨牧一边吃东西,一边拉起衣服给温思佳看。

    伤口果然没有,可是这腹肌……哎,他再也不是大男孩,一个强壮如此的男人,在她身边成型了!

    温思佳拿起了桌面的烟点燃,放在口中吸入,而后吐出烟圈。

    杨牧看的目瞪口呆,良久才道:

    “原来你会抽烟!”

    温思佳将点燃的烟递给杨牧,微笑道:

    “会抽,但不抽,以前生意场上偶尔应付下罢了……你慢点吃,我再去给你加两个菜!”

    ……


同类推荐: 黑暗疯狂网游之神级作弊器超神次元无尘之光网游之神王法则网游之万能外挂网游——英雄联盟蛟龙的神话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