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末日赘婿 第0353章 有毒的小狼狗

第0353章 有毒的小狼狗

    这一下算是撞了车,面对李寻笛的质问,杨牧和相永勤都傻了眼,没想到这件事李寻笛竟然早就知道。

    杨牧无奈只能承认,他就是当年的小乞丐。

    李寻笛情绪复杂,再无一句话,转身离开,把自己关进一个房间,不见任何人。

    杨牧和相茹一核对,这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全都哑口无言,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

    相茹再无心思理会杨牧,相永勤酒也醒了,父女两个轮番上阵开始对李寻笛进行安抚劝说,可人家不开门啊,父女两在门外干着急。

    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李寻笛一句话不肯说,也不肯见任何人。

    杨牧又把相茹叫过去详细询问,之后杨牧就能够感受到一点李寻笛的情绪了。

    她即为自己的男人出轨而痛心,也为那死去的小三而难过,更为自己的冷漠而后悔。

    三种情绪交叉在一起,让她多年来一直无法幸福起来。

    杨牧在心里也琢磨了,情绪这么复杂的李寻笛,会不会拥有很高额魂力数值呢?

    这个倒不敢确定,魂力数值和情绪有关,但复杂的情绪也未必就能达成高魂力值,二者并不构成必然的因果关系。

    父女两个在门口着急,杨牧更加主动,他找到个无人的角落进入隐身状态,去到隔壁房间打开窗户,距离李寻笛所在的房间差不都有两米的距离,中间有一个空调外机。

    杨牧踩踏外机抓住对面的窗框,刚好窗户是开着的,他轻轻移动跳入里面。

    李寻笛正在床上无声的落泪呢。

    杨牧犹豫了下,慢慢的在她面前显出真身。

    李寻笛的情绪已进入泥潭里。

    过去的回忆,如今要面临的现实让她纠结万分,现在就等于和相永勤挑明了自己知道他的糗事,那这么多年维持了几十年的婚姻是否还能继续下去呢?她自己已没了信心。

    这是多么负责的情感纠葛啊,如果不是发生了太过震撼的事情,她根本逃脱不掉。

    那么眼看着杨牧忽然出现在面前,李寻笛当然就震撼了,瞪大眼睛差点喊出声。

    杨牧上前捂住她的嘴巴,直接就将她压在了床上。

    李寻笛叫不出来,身体又动不了,而这姿势过于暧昧,她又是紧张又是着急又是疑惑,再没心思去想乱七八糟的事。

    杨牧贴在她耳边轻声说话。

    “丈母娘,隐身是我的一个极大秘密,就连你闺女相茹都还不知道!现在让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放开你,你不要叫喊如何?”

    李寻笛点了点头。

    杨牧似乎是琢磨了下才道:

    “算了,就这样给你说吧,免得你一会不老实。”

    李寻笛有些生气,可她没办法抵抗杨牧的力量。

    杨牧继续把嘴巴贴在李寻笛的耳边,声音比刚才稍微大了一点。

    “还真有缘分,没想到当年丈母娘也在那个手术室里,我听相茹说了那时的事,也能感受到你的复杂情绪。

    其实没什么,就像你自己说的,这件事本身谁都没错,干嘛还要去纠结?

    蓝月红一定是幸福的,她有过一个爱他的男人......这件事我觉得可以放下了,以前隐藏在心里是毒,现在说出来不就是治愈吗?末日没什么解不开的孽缘,大家的生命都朝不保夕,何苦无病呻吟?”

    李寻笛这时更气了,主要是被这样一个年轻男子压在身上太尴尬,偏偏她反抗不了。

    只能扭动身躯继续想要挣脱,然后感受到的是山海一般的束缚力。

    天啊!

    他到底多大的力气,女儿以后和他在一起,被他欺负根本就没力量反抗的。

    女人通常喜欢有力量的男人,那种亲昵时的被掌控感,往往是女人们快感的源泉。

    李寻笛脑袋里甚至出现了某些画面,当然是女儿和杨牧在床上的,这让她变得脸红,心跳,呼吸发热,为老不尊啊,怎么能去想女儿的房中事呢?

    杨牧感受到了李寻笛的变化,愣了下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

    于是这才放了李寻笛,起身坐在了她身边。

    李寻笛坐起来,拿过边上的枕头,对着杨牧就是一通乱砸。

    杨牧任由她来打,只是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她小点声。

    李寻笛放下枕头,轻喘息,瞪视杨牧,咬着嘴唇。

    杨牧嘿嘿一笑,轻声道:

    “丈母娘,别忘了这是咱两的秘密,可不能跟别人说我能隐身,至于相茹嘛,以后我会自己告诉她的。”

    “你想死啊!”

    李寻笛的声音比杨牧更小,这就意味着她比杨牧更害怕,毕竟刚才心里有鬼的是她,脸红心跳的人也是她。

    “丈母娘,我是真不想死,这不还没把你闺女弄上床,我死了她岂不是守了寡。”

    “我没同意你们!”

    "妈,还有什么不同意的,你多少年前就见过我,你不觉得这是莫大的缘分吗?"

    杨牧说话间过去抱住李寻笛,磨蹭身体撒起娇来。

    李寻笛当然没有过女婿,即便以前的儿子相海都没有跟她这么撒过娇,一刻之间她都懵了。

    难道这孩子是太缺少母爱所以见到自己才如此唐突?

    或许是吧,已经听过杨牧的经历,让李寻笛确实觉得他是可怜人。

    李寻笛也回想起了当年的更多细节。

    蓝月红站在大街上,插着腰挺着肚子大喊:

    “小乞丐!小乞丐!”

    那小乞丐总能在几声喊后跑过来,兴奋的好像是......一条宠物狗。

    或许那时杨牧就把李寻笛当做是主人,当做是母亲了。

    只是他不会表达,而她自然更不会。

    后来杨牧亲眼看着蓝月红死在面前,他是否也很伤心?

    想到这诸多事,李寻笛叹了气,任由杨牧抱着她一会,才轻声道:

    “爱是可以分担的吗?两个女人,你如何取舍平衡,如何让她们没有失落感。”

    三个女人呢丈母娘!

    杨牧在心里说,可嘴上却不能说。

    “我觉得是定位不同。”

    “定位?”

    “我的法定老婆就是温思佳,而相茹是我红颜知己。”

    “哼!你的意思是说,一辈子不会明媒正娶我女儿?”

    “不,您刚才不是问我如何平衡吗?这就是平衡,她们的定位不同啊,一个是老婆,一个是红颜,当然跟我的相处模式就会不同。过两年如果她们自己厌烦了,那么好啊,调换一下。”

    “啊?”

    “我跟思佳离婚,让她做红颜;然后娶相茹,让她做老婆!身份互换后让她们感受一下不同的情感模式,不也挺有情趣?”

    “你......”

    李寻笛无语,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人。

    “妈......”

    "停停停,别叫我妈,我不认!"

    “不,我就叫,妈,我跟相茹的事您就别管了,在边上做个见证就好,看看我们是如何幸福过一辈子的,一定比你和相永勤那老头强!”

    “你还要带着我们一起过日子?”

    “当然!”

    “和你老婆?”

    “是啊,还有她的家人们。”

    “杨牧啊杨牧,你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婚姻这么简单?你要这样同时拥有两段感情已经不容易,你还想同时融合两个家庭?”

    杨牧抬起头,认真看着李寻笛。

    李寻笛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轻声道:

    “怎么了?”

    “我没本事融合两个家庭,是这个时代会去融合,未来世界何去何从我们根本不知道,我认为抓住幸福就是我们现在能做的,你知道这个末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不知道,你知道吗?”

    杨牧点头,然后把神魂生物,人类是移民等等很多事跟李寻笛说了。

    李寻笛目瞪口呆。

    “所以在丧尸的背后,还有更可怕的地球土著,他们会发动最终的大决战VS人类,人类在他们眼中其实根本不堪一击,他们就没想要刻意去对付人类,他们的想法是要重返地球,顺便把人类消灭一下,懂吗?”

    “这都是真的?”

    “当然,所以人类非常渺小,我们的世界末日或许还并未到来,现在经历的只是前奏!妈,世界已如此危险,人类将进入绝境,你说我们干嘛还要去在乎太多?我就知道,相茹想要跟我在一起,并且她选择跟我在一起,而她心似我心!你就成全我不行吗?”

    杨牧撅着嘴巴皱着眉头看着李寻笛,此生从没摆过这么可爱萌萌哒的小表情,如果此时给杨牧拿过一面镜子照一下,他可能会恶心吐了。

    但在李寻笛眼中,此时的杨牧确实很受看,帅气坚强的外表下,还有这么一颗小狼狗的内心,真是挺不错的。

    想到蓝月红,自己和相永勤,李寻笛气。

    男女这事真的说不清。

    自并不是与相永勤完全没爱了,她更在意的竟是蓝月红的死,如果蓝月红不死,或许她也不会那么痛苦。

    “小蝶,就是当年那女孩,她在什么地方?”

    "她叫蓝小蝶,一直在福利院长到七岁,后来我找到一对美地夫妇,他们经过审核领养了蓝小蝶,现在人应该在美地吧?好几年了,不知道她的音讯。"

    “哦。”

    “妈......”

    “别叫妈,叫阿姨。”

    李寻笛嘴上这么说,但杨牧能感受到她的态度已经非常软化。

    她在末日中失去了一个儿子相海,或许对于自己的出现,她内心是高兴的吧?

    想到这里,杨牧决定继续使用自己的撒娇战略,抱着李寻笛不松手,一直叫妈妈。

    李寻笛被杨牧弄得实在手足无措,内心是崩溃的,只能疲于应付,心中想着。

    以后女儿有的吃亏了,这男人真是只小狼狗!有毒啊!

    让人舍不得不去疼惜,而且好粘人啊,烦死了,却也有趣着......


同类推荐: 黑暗疯狂网游之神级作弊器超神次元无尘之光网游之神王法则网游之万能外挂网游——英雄联盟蛟龙的神话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