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末日赘婿 第0604章 失踪

第0604章 失踪

    暴君回城了,谁都没想到他竟然说回来就回来了,前方的战争不是才刚刚打响没多久吗?

    温思佳当时正在摆弄她的兔子。

    “小方块,你不许咬小圆圈!”

    温思佳非常煞有介事,训斥着一只三代的小兔子。

    思果拿着摄像机,在一边录制。

    “你干嘛呢?咱妈最近是不是给你安排相亲了?你有没有去?天天跟着我干嘛?”

    “我才不去,我说了,我看上姐夫了。”

    温思佳,我咋就想不明白,昔日的女强人如今咋变成这个样子,哎,我真想尝试一下姐夫到底有什么魔力!活好嘛?听妈妈说你们还没圆房啊?”

    “胡说什么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思佳愤怒的站起来,思果一溜烟的飞奔跑了,速度绝对比兔子快。

    思佳追到兔栏边,刚跳出去却撞上了疯狂跑来的思娇。

    “啊!姐,你干嘛?”

    “二小姐,你这火急火燎的,是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我要去打思果。”

    “别打了,打她干嘛!你老公回来了!”

    “啊......”

    温思佳愣住,不敢相信,她是想要让杨牧回来的,可这也太快了,潘凤才走了几天?

    温思佳急忙冲入自己的房间,女秘书正在房间里整理,这是温思佳末日后一直待在身边的老人儿,以前公司里秘书处的总秘书长。

    “总裁,怎么这么火急火燎的?”

    “化妆盒呢?”

    “啊? 你要化妆?”

    “这几天有点上火,嘴唇发干,把我紫红的那个口红找出来!不,紫红太艳丽了,并不适合我,玫瑰红的那个!”

    “玫瑰红......也很艳丽的。”

    “就它了,你说我要不要画个卧蚕,我是不是有很眼圈?昨晚都没怎么睡好,一只蚊子总闹我。”

    “您一点黑眼圈都没有。”

    小秘书噘着嘴想要哭,看看镜中的两个女人,总裁明艳如花,自己才是真正的黑眼圈达人。

    “没有黑眼圈吗?啊,好像是没有,那卧蚕不画了,我的眉毛......”

    “总裁!您的眉毛千万不能动,您拥有这世界上最漂亮的眉毛,我发誓!任何女人整容前如果看到了您的眉毛,她一定会在医院里文两条跟您一模一样的眉!”

    “哦......好像是还行。”

    温思佳坐在镜子前皱眉看着,看来看去,终归只是拿起了玫瑰红的唇膏,在嘴唇上轻轻擦过,然后把上下嘴唇碰在一起,来回动动,涂抹均匀。

    小秘书看着总裁,心跳加速。

    这真是画龙点睛,原本就完美无缺的一张脸在涂抹了口红之后,竟然又美丽了几分,真是厉害!

    哼,自己家总裁论容貌好像是比不过古娜,但要全素颜,从皮肤色泽,光滑程度,毛孔细腻等等最基础的条件来看,其实不输给任何女人。

    小秘书正在感慨,温思佳已经起身。

    “是还行哈?”

    “好了总裁,你最美!”

    “瞎说,我是那种在意自己容貌的女人吗?”

    “你不是!”

    小秘书说的有气无力,很是应付。

    温思佳脸一红,挂起了一抹微笑,然后拍了拍手,向外走,去迎接那个走了好像已经很久很久的男人。

    暴君城是有些大的,不过牧王府却不大,既然思娇知道杨牧回来了,那么他一定是进了牧王府。

    温思佳小跑到门口,看到了一堆人,这才慢慢停下脚步,藏在走廊的红柱子后面,平息了半分钟,让自己回归自然,才走出去。

    第一眼就看到了相茹,于是过去热情的拉住了她的手,心里有些酸的,可表面上没任何显露。

    “怎么样?你的蓝颜知己呢?”

    “刚才进城他还在的,谁知道这会去了哪......思佳,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我爸妈。”

    “啊?你爸妈跟着回来了?”

    温思佳有些意外,接着就看到了一男一女,那女的英姿飒爽根本不像是老女人,那老头......好吧,相茹的爸爸还是正常的,没有逆生长。

    李寻笛也在细细打量温思佳,暗道这女人真的很美很优秀,跟自己的女儿不相上下。

    这杨牧啊,还真是有魔力,怎么能让这样的美女都愿意一起陪着他呢?

    “思佳,相茹!”

    身后传来林悦的声音。

    思佳正尴尬,急忙回头把林悦拽过来,给李寻笛夫妇介绍。

    “阿姨,叔叔,这是林悦,我和相茹的好妹妹。”

    “啊......你们好,你们都好!”

    李寻笛快速热情的说话,眼睛也在看林悦。

    这也是个美丽的姑娘,比女儿和温思佳也差不了多少啊。

    哎,末日对任何人来说可能都是一场灾难,然而对于杨牧似乎并不是,他到底走了什么样的狗屎运,能够把这么多美丽大方的佳人诓骗在身边?

    李寻笛是过来人,可不觉得是爱情。

    几个人忙着客气一会,温思佳才找回状态,询问叔叔阿姨怎么来了。

    相茹笑道:“说出来你们都不信,被那流氓从营地里绑架出来的。”

    “啊?”

    温思佳和林悦果然是吓了一跳。

    李寻笛还好,相永勤却是老脸一红,还是生气呢。

    杨牧觉得自己都走了,总不能留下岳父丈母娘在联营里死守。

    自己经历了太多死亡,看清了这场战争。

    最后不会有胜负的,人类将死伤殆尽,丧尸却并不一定能被灭绝,末日依靠这场战争根本无法结束,所谓的倾国之战可能会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战役,但同时也一定是最悲剧的。

    所以在经过相永勤营地时,杨牧让小橘亲自出马,将丈母娘和岳父大人给绑了!

    李寻笛认为离开战场也没什么,他们已经奉献很多,失去很多,是时候要为自己打算一下了。

    可相永勤不愿意,他是军人,不战死沙场离开就等于逃兵。

    相永勤那时就要对杨牧破口大骂了。

    杨牧一看立刻把大剑叫过来,告诉相永勤,这女孩就是蓝小蝶!

    相永勤直接傻了,看着蓝小蝶的脸,和自己年轻时很像,也有她妈妈的特点。

    相永勤再说不出话来,于是跟着队伍返回。

    相茹将温思佳和林悦拉到一边,给他们讲了自己爸妈和蓝小蝶的故事。

    林悦只是听故事,多有感慨。

    温思佳则皱眉盯着四周看,看了一会道:

    “这次出去,他又弄了多少女人回来?”

    “不是说十八女仆嘛,没差几个了,除此之外还好,这次他挺老实的......对了,红依呢?”

    “练兵场,如今我们是全民兵役制,需要练习的人太多,教官你不在,红依这个原石战法老师就担当起了教官的职责,她很认真呢。”

    “哦,杨牧这次带回来一个人要让她见的。”

    “谁?”

    “叫小橘,我们不用管,让杨牧自己去跟红依说吧。”

    “哦......”

    温思佳哦了一声,目光又开始四处流转。

    “可是杨牧在哪里呢?”

    相茹无所谓的看向四周,轻声道:

    “他跟我们一路进城的,我也没太注意。”

    几个女人开始四处走,若无其事的模样。

    一个小时后她们再也无法若无其事了,开始让所有人排队,然后发现这里没人知道杨牧的去向。

    “难道他在城外的7号镇?那里是病毒携带者的安置点,或许他去了那里吧?”

    相茹不太确定,杨牧没理由不先见温思佳,在进城之后又跑去外面啊?

    三个女人风风火火跑出去到7号镇,依然没人见过杨牧。

    回城后又是一番寻找,还是无人。

    这下三个女人都急了,动员所有人找杨牧,无果。

    最后只能求助徐岩。

    徐岩调集城内所有摄像头,终于找到杨牧的踪迹,在快到达牧王府的时候,他进入一个巷子。

    这之后,人消失了。

    几个人在中心控制室内找了很多视频,再没发现杨牧。

    温思佳双眉紧锁,思索无声。

    林悦控制不住情绪,焦急的道:

    “城里那么多摄像头,城外也有很多,怎么会没看到杨牧呢?他去了什么地方?”

    徐岩道:“理论上是不应该的,除非暴君大人特意躲避了摄像头的位置,专门挑选四角走,而这也几乎不可能,我们城里的摄像头不是没死角,因为要考虑物资成本的问题,摄像头安装的并不密集,但一个街区怎么也会有三四个,如果不是翻墙跳院,还是根本找不出死角的......既然摄像头没有再次捕捉到暴君,就说明他翻墙跳院了!”

    林悦都快急哭了,道:“他在自己的城里走,干嘛还要翻墙跳院?”

    温思佳思索到这终于开口说话:“我能想到的只有一种可能,杨牧是被人抓走的,有预谋的抓走,这人事先侦察好了摄像头的位置,早就设计了一条路,因此才会出现这种状况,现在的问题是杨牧没那么弱吧?被人抓住而没留下任何痕迹?”

    相茹脸色苍白,颤声道:“他在外面受伤了,暂时无法很好的掌控原石!”

    温思佳的脸色一下冰冷,走过去到了众多视频面前,站在那几秒钟,然后侧头对徐岩冷声道:

    “暴君城全范围戒严,寻找杨牧!还有,启用我所有的外部力量,通知他们暴君失踪的消息!我要知道到底是哪一路人把他给带走了!”

    徐岩身体有些发抖,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

    平日温思佳对人和蔼可亲,他还从未见过如此严肃的总裁,这股威势真的让人无法抗拒,仿佛多说一字都会被她的威压泯灭。

    于是徐岩一句话不说,快速进行联络,执行温思佳的一条条命令!

    这一下消息就散播了出去,很多关心杨牧的人都惊讶了,不知这人怎么就忽然是失去踪迹了呢?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