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红袖吧
首页从仙侠世界归来 第1796章 裙下之臣?

第1796章 裙下之臣?

    当年,夜可儿虽然是个十二三岁的怯生生少女,但女子爱美是天性,所以夜可儿在这一方面也不例外。

    和很多女子一样,夜可儿拥有很多首饰,并且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的,反正自萧凡所见,夜可儿她的每一件首饰都美的不像话。

    眼前,这串挂在空幻晴脖颈之上的红色项链,如果萧凡没看错,那必然是夜可儿曾经首饰的一件,而且还是夜可儿最喜欢的几件首饰之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串红色项链如今会挂在空幻晴的脖颈之上,但是只要是关于夜可儿的事情,萧凡向来都不会无视,他必须要弄个清楚!

    起身,抬脚,没有任何犹豫的萧凡就向着楼上走去。

    而看到萧凡的突然意外举动,林山,青柠,小王八也都是错愕一片,不明白萧凡想要做什么,但他们也没问,只是急忙一起起身,然后跟上。

    同时!

    当萧凡向着静夜阁楼上走去的时候,空幻晴也是从雅阁当中走了出来,然后向着楼下走去,空山,空皓等一群空族之人也都是走了出来,跟在空幻晴身后。

    看到空幻晴从雅阁当中走出,向着楼下走来,静夜阁当中是寂静无声,无数道目光皆是聚焦在空幻晴身上,无法移开半分。

    然后!

    当空幻晴,空山,空皓等一群空族之人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顿时却是全部停下了脚步,齐齐看下了下方。

    因为此刻,萧凡已经踏上了楼梯,将不宽的楼梯所占据,并且他是直直的向着空幻晴,空山,空皓等空族之人走来,眼睛紧紧的盯在空幻晴身上,谁能够注意的到。

    “公子!”

    骤然看到萧凡出现,空山顿时就是愣了一下,然后他很快反应过来,脸上随之就是露出几分喜色,当即开口说道,声音热烈。

    在进入圣炎城的路上,并没有看到萧凡,空山还以为和萧凡就此要错过,心中有绝望之意升起,而没想到在这里再次看到萧凡,所以他此刻是心潮澎湃,内心高兴不已。

    虽然萧凡拒绝了他的要求,但是只要找到萧凡这个人,就还有继续谈的可能,而若是连萧凡人都找不到了,那也就一切皆休,连谈都没得谈了!

    但对于空山的话,萧凡并没有马上回应,只是走到空幻晴的面前,然后目光凝望着空幻晴脖颈之上的那串红色项链,静静而立,神色沉寂。

    与此同时,而伴随着萧凡的举动,霎时之间,整个静夜阁也是再度变得死寂无声,唯有粗重至极的呼吸声不断响起!

    所有人都是看着萧凡,眼中皆是有毫不掩饰的鄙夷,冷意和愤怒之色出现,甚至有不少人拳头紧握,刀剑出鞘,身上的杀机是直接爆发了开来。

    因为此刻萧凡整个人实在是像极了一个色狼,远远望去,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空幻晴的胸脯,看的就差眼珠子没掉进去空幻晴的胸脯里面去了!

    而空幻晴作为所有人心目中的圣洁女神,本应该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连多看一眼都是罪过,但萧凡此刻居然如此的肆无忌惮‘亵渎’,已经是犯了众怒!

    “人族,你想死么?”一个异族之人最先按捺不住,勃然大怒,冲着萧凡怒喝大吼而道,身形都差点直接冲出。

    “人族,你当死!”

    “我杀了你!”

    “杀了他!”

    伴随着这一个异族之人的大怒之喝,其它的异族之人也都是愤怒咆哮起来,声音震天,气浪翻滚,几乎要把静夜阁的房顶给掀翻。

    不过,怒吼归怒吼,冲着萧凡喊打喊杀归喊打喊杀,却是始终无一人真正出手,都只是站在那里怒啸连连罢了。

    因为这里是静夜阁,想动手可以,只要你能付得起那个价格,而一旦动手,通常事后等待你的就是来自静夜阁的倾家荡产索赔。

    所以,时间久了,不在静夜阁内动手也成为了所有人的共识。

    此时,哪怕人群再愤怒,但也没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在静夜阁内动手的后果,都是清楚的,自然也都是暂时忍耐了下来。

    “你这个人族,真是好生无礼!”

    看到萧凡‘贪婪’的盯着自己的胸脯,空幻晴和其它人的想法一样,自然不会认为萧凡是在看她脖颈之上的那串红色项链,而是认为萧凡心思龌龊,令人厌恶,所以她顿时退后一步,然后皱眉,绝世盛颜的脸上露出一抹冷意,叱责说道。

    “滚开!”

    空皓等那几个萧凡之前所见到,本来就对萧凡敌意十足的空族年轻男女此刻也是冷怒无比,当即一步上前,用自己的身子挡在空幻晴身前,然后冲着萧凡厉声喝道。

    “呃!”

    空山此时也有些愕然,然后一张老脸之上顿时就是露出一抹古怪之色,因为之前萧凡对于空幻晴不屑一顾,如今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空幻晴,那这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

    但对于空幻晴的叱责,空皓等那几个空族年轻男女的厉喝,还有四周所有人的怒叫,萧凡却是浑然未觉,丝毫不理,眼睛依旧‘直勾勾’的盯着空幻晴的胸脯,一动不动。

    如果说之前因为距离远,观察的不甚仔细,所以对于这串红色项链的来历仍旧有一丝的不确定,毕竟也难保世界上没有和当初夜可儿那串红色项链所一样的红色项链。

    但此刻近距离观看,就可以确定了,百分之百,必然是夜可儿的那串红色项链,因为那串红色项链之中的那一抹流动火焰就证明了一切。

    而那一抹流动火焰,听夜可儿说过,是非常少有的虚炎,而每一抹虚炎又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气息。

    现在经过萧凡近距离观察,可以确定空幻晴脖颈之上所挂着的这床红色项链当中的那一抹虚炎和当初夜可儿那串红色项链当中的虚炎气息一模一样。

    所以,两者就是同一个串红色项链,不用再有任何的分毫质疑了。

    “夜可儿!”萧凡开口,用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

    当年夜可儿离开自己是一个谜,萧凡至今都没弄清楚,而虽然在青云下州的死人城中遇见了夜可儿的后人,陈凌,驼老,但他们对于夜可儿的事也并没有给萧凡太多的有效信息。

    曾经之事,还是无法解答!

    而如今再次发现夜可儿的些许踪迹,萧凡说什么也不会放过!

    “公子!”

    看着萧凡‘痴迷’的看着空幻晴,空山脸上的古怪之色越来越浓,并且眼睛中又浮现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他开口说道。

    对于自己孙女的魅力,空山向来都有绝对的自信,而之前萧凡对空幻晴不屑一顾,说空幻晴给她暖床都没有资格,空山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也认为萧凡不过是年少轻狂而已。

    真要见到了自己孙女真人,未必能够真的言行一致。

    而如今,萧凡的行为也正好是印证了空山之前的想法,萧凡,哪怕曾经说的再是大义凛然,其实,他终究也是如同天下的无数男人一般,皆是逃不过自己孙女的五指山!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而谁,都不会例外!”看着对空幻晴无比‘痴迷’的萧凡,空山脸上的笑意更浓,然后他开口说道,无比自信。

    “这串红色项链,你是从何得来?”

    思绪被空山的那一声公子声音所打断,然后萧凡的目光终于从空幻晴的胸脯移开,看向面前的空幻晴那张绝世盛颜,点头说道,声音平淡。

    “红色项链?”

    听到萧凡的询问之声,空幻晴顿时就是为之一怔,神色凝固,原来,萧凡不是在看她的胸脯,而是在看她脖颈之上所垂下来,静静躺在自己胸脯之上的那串红色项链?

    自己,错怪他了?

    只是!

    这一个念头也就一闪而过,很快之间,空幻晴的那张绝世盛颜就再度冷了下来,抱着手臂,神色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萧凡。

    不过是被自己的容颜所迷惑,然后现在总算是清醒过来,心中有所羞愧,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了罢了。

    好拙劣的借口!

    而这样的人,自己见太多了!

    男人,都一个样,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并且,相比于其它男人,这个人族的脸皮实在是更厚!

    如此当庭广众之下,死盯自己的胸脯,失神一片,而事后清醒过来,若是换做其它人,早就仓皇的低头离开人群,无颜在此停留了。

    而他不光在此停留,不曾离开,还面不改色找了一个借口,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表明自己是正人君子,并非什么色狼。

    这脸皮之厚,当真是少见至极。

    只是!

    这样的行为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最讨厌的行为之一!

    因为要么你就别做出如此低劣的色狼行径,惹的人厌烦,要么做了,你就大大方方的承认,说不定还会让人刮目相看,觉得你这个男人虽然色了一点,到还有几分属于男子的担当。

    而最怕就是做了却不敢当众承认,各种找借口,各种推脱,各种不敢承认责任,毫无任何身为一个男子的能耐和担当。

    这种男人在女人心中基本也就被贴上了‘必死’的标签,胆小,怕事,虚伪,世上不光基本上是不会有女人会喜欢这样的男人,并且对于这样的男人,任何一个女人都是讨厌至极,无比轻视。

    “不过,也是自己的一个裙下之臣罢了,并且还是最没用的那种裙下之臣!”空幻晴没有开口,只是看着萧凡,摇了摇头,然后在心头淡然说道。


同类推荐: